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〇七三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四)

作品: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3-11 18:34:59|下载:赘婿TXT下载
  秋风飒飒。

  正午尚未过去,作为如今“转轮王”许昭南与“大光明教主”林宗吾在江宁落脚地的新虎宫前,过来投贴拜访的人已经排起一条长龙。至于前来给圣教主请安的队伍,更是聚满了几乎整条长街。

  各种打扮怪异的“神明”,舞龙舞狮的队伍,跪地膜拜、吹拉弹唱,将整个场面衬托得无比热烈。

  这是林宗吾打过五方擂之后的盛景。虽然周商手下的疯子昨天便展开了报复,但吹响号角的是许昭南一方,并且在与周商的火并之后,这边依旧按部就班的准备打上“百万兵马擂”,这就足以证明“转轮王”势力在城内的底气有多足。

  本就靠着狂热驱动的教众们一时间热血沸腾,部分本身便有一定武艺的积极分子恨不得立刻请战,在战无不胜的圣教主带领下,直接掀翻整个江宁的各路外道邪魔,拿下“公平党正朔”的名头。

  而此时已然在城中的各路中小势力,只要是看好许昭南的,都争先恐后地递来了投名状,许昭南便一个一个地开始接见,让这些人排队到路上,以向整个城内的“观众”,表现出自己的力量。

  距离这边半条街外,对着新虎宫的部分宅院,此时都已用作“转轮王”的待客之所。一处建有武场的大宅当中,“天刀”谭正坐在武场边的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在一片密集的长短木桩中穿梭腾挪,手臂挥舞间,出拳时而灵动时而刚猛,打得那些结实的桩子上木屑飞舞。。

  在木桩中穿梭的这道身影上半身打着赤膊,三十岁左右的巅峰身躯上肌肉虬结,没有半点赘肉,将力量与灵动的特性完美地结合起来,正是从通山来到江宁的这一代“猴王”李彦锋。

  谭正与李彦锋到江宁乃是第一次见面,但经过了十七凌晨的那场并肩作战之后,对彼此的武艺都感到了钦佩,再加上谭正与上代猴王李若缺有过渊源,此时的关系便亲近起来,李彦锋称谭正为叔,谭正也与有荣焉地认下了这个武艺高强的侄子。

  李彦锋此时打的,乃是大小猴拳、白猿通臂拳中的精要。他在抵达江宁后的这几日里,与林宗吾有过两次切磋,而第二次指导性的交手中,得对方指点了不少关于白猿通臂拳增加破坏力的手段和技巧,此时对这拳法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

  眼下一轮拳打完,谭正忍不住起身鼓掌:“好!有过此番改进,白猿通臂必定能在贤侄手中大放光彩,往后或成一代宗师,光耀后世。”

  李彦锋擦掉额头的些许汗珠,并不骄傲,而是拱手道:“正叔谬赞了,此次来到江宁,多亏了教主、正叔与诸位前辈不拘门户之见,悉心指导,往后若真能留下些什么,记录的也必定是诸位前辈的广阔心胸,才使得武林有今日之昌盛。”

  李彦锋打拳之前,谭正也已经演示过一次自己对刀法的理解,此时笑着摆了摆手。

  “不拘泥于一人一脉,破门户之见,本就是大势所趋。十余年前中原沦陷,临安武林说什么南北合流,终究不过是一些噱头,遂有女真第四次南下的摧枯拉朽。这是给天下武林人的教训,如今不能这样做了,恰好又有教主这位大宗师的到来压阵,往后必能传为美谈。”

  李彦锋点点头:“听说教主此次南下,除江宁的事情以外,主要是为了替许先生这边练出一队精兵,以期待往后与黑旗的所谓‘特种士兵’争锋。这件事情,正叔要参与其中吗?”

  谭正的外号原本是“河朔天刀”,过去曾活跃于晋地一带,后来林大教主抗金失利,又与那位“降世玄女”争权失败,受到打压,才转战江南。因为到了江南,河朔二字便惹人笑了,于是干脆改成“天刀”,更显霸气,在许昭南麾下,也已经跟随许久。此时点头。

  “朝堂的事情素来高于江湖,一旦入了军队,也就没什么可藏私的。许先生心胸开阔,对待江湖人一向优厚,过去一年多,大伙儿在一块交流久了,所得果然远高于以往,此次教主过来,大家更是有了主心骨,我是肯定会参与的。倒是不知道贤侄如何看待此事。”

  “我在通山,其实也已经打开门户,教授乡民武艺。便是希望外侮来时,大伙儿能有反抗之力,此次我又接下大光明教护法之位,许先生大势一成,我必在通山遥相呼应,它日双方合流,又或者教主、正叔在这练兵法子上有了所得,还望不要忘记小侄。大小猴拳、白猿通臂的精要,小侄此刻便可写下,交给正叔。”

  他抱了抱拳,话语慷慨,谭正在一旁笑着拍了拍他的拳头,低声道:“给我作甚?你找个时机,交给教主,教主不会贪你拳法,反倒你有此诚心,又能得教主一番悉心提点,岂不是好事。”

  他顿了顿,又道:“……此事可以早些做,如今大伙儿的注意力还都在江宁局势上,对于日后广开门户、交流练兵,还未上心,你若等到教主开口宣布此事,大伙儿纷纷呈上秘籍时再做,可就晚了。”

  谭正无私提点,李彦锋便即肃容道谢,过得片刻,听得外头传来的一阵阵热闹,方才低声道:

  “只是正叔,如今城内这局面,小侄实在有些难懂。您看,兵法上尚有合纵连横的说法,如今城内公平党五大家,加上等着上位的什么‘大龙头’,六七家都有,咱们‘转轮王’一方虽然兵强马壮,可照理说也敌不过其余四家联手,教主打打周商也就罢了,反正哪一家都与他不合,可为什么还要一家一家的都踩过去。这第一个出手,就将所有事情揽上身,也不知道许先生到底是个怎样的想法。莫非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幕么?”

  李彦锋说完这些疑问,眼角留意着谭正的反应,谭正倒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此事我也说不清楚,以教主的神功,一家家擂台打过去,那原是无人能敌的。可为什么要打,那还真让人有些犯嘀咕,或许是许先生有底气一对四,有或者……是他早已联合了其余几家,作一场戏,来麻痹他人?”

  谭正刀法不错,但显然对此事不曾深入查究,李彦锋见到,眼底便微微有些失望。他作为刘光世使团的副使来到江宁,虽然不见得非要忠于刘光世,但肯定是要忠于自己的。许昭南一入城便开始做事,这鲁莽行为的底气从哪里来,他掌握不了全貌,便始终都会有些担心。当然,谭正既然不懂,那便只好考虑再问别人了。

  两人的话题说到这里,演武之后的李彦锋已经穿上宽松的武士服。此时倒有下人过来,跟谭正低声报告了一件事,谭正微微错愕,随后呵呵笑起来,望向李彦锋。

  “正叔,何事?”

  “你前几日着人在城内放了条消息?”

  “……嗯。”李彦锋想了想,点点头,“只是一件小事,托的乃是许龙飚许大人手下的一位弟兄。怎么了?”

  “今天有两拨人找了上去,询问此事,闹出些小乱子。第一拨人有三个,两男一女,其中一位还是个瘸子,跟人逼问讯息,问到了你。这几人自称是时宝丰的手下。”

  “时宝丰……”李彦锋蹙眉,随后舒展开,“……小侄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正叔,咱们这边,要让着他们吗?”

  “用不着。”谭正爽利地摇了摇头,“公平党五大王之间,向来都有嫌隙,以贤侄你如今的身份,给不给时宝丰面子,都是无妨。若是普通人,我会劝他提防对方报复,但以贤侄的武艺,我觉得也没什么关系。”

  谭正说到这里,又顿了顿:“当然,若贤侄跟那边不过是起了些误会,想要要摆个和头酒,我可以代为出面。”

  他这番话将所有可能都说到了,一方面认为李彦锋有资格跟那边起摩擦,另一方面则说了若是不愿起摩擦的解决办法,对于发生的事情却并未询问。李彦锋便也笑着摇了摇头:“此事不瞒正叔,乃是出在通山的一些问题……”

  关于发生在通山的那场摩擦,以及他在报纸上放出消息的目的,前前后后都不算太大的机密,他不过是随手做事,这时也随口说了出来。谭正恍然大悟:“难怪了……那第二波找上门来的是什么人,贤侄可能猜到?”

  “嗯?”

  “此人自称龙傲天。”谭正笑着,“报的外号,说是叫做……武林盟主,哈哈哈哈。”

  李彦锋微微一愣,随后便也大笑起来,自武侠兴起、泛滥之后,天下这里那里开个会就叫武林大会,暗搓搓自称武林盟主的妄人没有一千个也有八百个,皆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妄人。

  两人为之笑了一阵,谭正道:“此人如贤侄所说,年纪不大,但功夫确实不错,后来他一路逃跑,追赶的人还发现他有一名同伙,乃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和尚,叫做‘悟空’……这等自号武林盟主的妄人,从西南带着任务出来的可能确实极小,但是一个十二三岁,一个十四五岁便敢在外闯荡,家学渊源的可能,也是有的。”

  李彦锋道:“家中寄来的信中说,这少年曾放话,要来亲自江宁找我算账,原以为是说的大话,呵呵,想不到还真的来了。真是少年英雄……”

  他口中说的是这样的话,眼里倒隐约有凶芒翻涌。这等狂妄少年,在通山杀了他妹妹妹夫一家,杀了他两名客卿,他还正愁找不见,却不料对方竟还真敢来到江宁。这是真的不把他“猴王”李彦锋当成一方人物来看待的标志了。他此刻便恨不得那少年找上门来,到时候若不剥了这少年的皮,让其痛苦三天三夜,他便枉负了这身名誉。

  心中的凶戾并未让谭正看到,谭正背负双手,呵呵摇头:“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便是天纵之才,如今对你也难有威胁。倒是时家的那几位,你既不打算和谈,往后便要稍微注意些。当然,也不用太过在意,你且谨记,凡事皆有教主、有教中兄弟为你撑腰,便是时宝丰亲至你眼前,他也对你做不了什么。”

  谭正的话说得慷慨,李彦锋点头。

  “是,彦锋绝不会落了我大光明教的面子……当然,若是真要刺杀或是打架,他们尽管来就是。正叔,你看,你也说了,两男一女,中间还有个瘸子,我让他们三人齐上,又能如何?”

  “没错。”谭正想了想,便也笑起来,“两男一女,一个瘸子。”

  “哈哈。”

  “哈哈哈哈……”

  两人笑声豪迈,俱都开心。

  当然,回过头,李彦锋便私下里找了一条关系,让人将那“五尺YIN魔”龙傲天抵达江宁的消息给“平等王”那边的人传了过去。他的武艺高强,背后也有势力,怕是不怕的,不过能给敌人多上眼药,便是给自己这边增加力量。这是他一贯的原则。

  毕竟在此刻的江宁城,最想找到那龙傲天的,终究是时宝丰手下的力量——这件事关系到时家的面子。自己等到他们打起来,再行出手,抓住那少年好好炮制,也是不迟。

  而即便事情不这样发展,时宝丰一定要追究他传消息的小动作,那打起来就打起来吧。毕竟两男一女一个瘸子……

  于武学之道,他除了此时在林教主面前稍有逊色,这一生,怕过谁来?

  ******

  叮、叮、当、当……

  时间是下午,兵刃交击的声音在破旧的院子里响起来。

  梁思乙手中刀剑挥舞,“孔雀明王七展羽”舞动的罡风呼啸,游鸿卓御使单刀,在一旁抵挡游走。如此打得一阵,梁思乙额上微微出汗,游鸿卓倒并未显出疲态,他的脚步轻盈,到得某个节点,收刀走向一旁,梁思乙停了下来,调匀呼吸。

  游鸿卓倒了一碗水回来,递给梁思乙。

  “你这孔雀明王剑太过霸道,只适合战场上用一用,若是遇上耍无赖的,你多打一阵便没力了。另外,孔雀明王剑本是双剑,你换了把刀,其实反而削弱了剑法中的刺、戳、点之类的用法……嗯,其实,也就是为了上战场才这样改的吧?”

  游鸿卓与安惜福见面后,昨晚曾有过一次夜探卫昫文驻地的行动,但一时间并未找到被卫昫文拿下的苗铮的下落。

  此时双方虽然有一定的信任,都毕竟都是江湖上行走多年的老手,安惜福手下的主力不会让游鸿卓全部见到,他也不可能为了营救苗铮这一件事情就不管其它。因此如今联络游鸿卓、以及与他搭档的,仍旧是有点面瘫且话语不多的梁思乙,这天下午见面后,双方倒是稍稍交了交手,以对彼此的底细稍作了解,方面之后的合作。

  游鸿卓说完话,梁思乙点了点头:“练剑之时,未想过私斗,其实孔雀明王剑的双剑,更耗体力。”

  她大概介绍了一下孔雀明王剑,事实上在王寅手中的双剑都颇为沉重,对敌之时一路劈砍挥舞,犹如孔雀开屏,令人目不暇接。而夹杂在其中的几个杀招,是在劈砍之中转为戳、刺、点、划,孔雀开屏后一收的杀招,虽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但惯性之下需要的力量,其实更大。

  梁思乙的身材比一般女子高大,双手也算得上结实有力,但孔雀明王剑过去的传承应该是一般江湖上的一传一,或者最多一传几。王寅在北面时为了有人可用,收下的义子义女却以数十上百计,如此一来对各人武艺的督导或许便没那么细致,只得简化了孔雀明王剑中的一些精细杀招,甚至干脆辅以刀法,朝着大开大合的路数走去也就是了。

  “你的内息比一般女子倒是要强上许多,不过在刀法上,总觉得能有所改良……梁姑娘不要觉得我冒昧啊,我这次南下,去到西南华夏军那边,学了一些霸刀的刀招,中间的有些想法,我们可以交流一下……”两人坐到破院子的屋檐下,说起刀法,游鸿卓便有点滔滔不绝的感觉。

  “好的。”梁思乙言简意赅。

  “嗯嗯,那我便稍微说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王帅让你们将一把剑改成刀,是为了更好的让你们留下剑法中的劈砍招式,但是刀法的精髓不是这么用的……如果要仔细理解这点,我觉得你平日里不妨考虑一下抛开剑,练一练单刀……你看,你刚才的这一式,是这样的……”

  游鸿卓手持单刀在院子里舞动一番,过得一阵,又拿了一根木棒当剑,双手示范。梁思乙练习孔雀明王剑多年,本身的武艺和悟性都是极高的,偶尔看到心动处,手臂、手腕也跟着动起来,又或者跟随游鸿卓道院子里演练一番。她虽然话语不多,但演练的招式到位,令得游鸿卓很是高兴。

  两人如此交流了许久,自觉双方都有所提升,便在院子里坐下来喝水。

  梁思乙看着他:“你的刀法……怎么练的?”

  “我?”

  “嗯。”梁思乙点头,“恕我冒昧。”

  “哦,那倒没有。”游鸿卓笑起来,“我其实……都是自己瞎练……”

  “内功是从小的。”梁思乙道。

  “嗯。”游鸿卓点点头,微微沉默,“……我们家……以前练的叫做游家刀法,其实像是野路子,我爹那个人……死之前没跟我说过什么刀法渊源,反正从小就是傻练,我十多岁的时候其实还没有跟人打过,没伤过人,不过后来呢……出了一些事情,我记得……那是建朔八年的事情了……”

  游鸿卓回忆过去,此时倒是轻描淡写地说起了父母的死,说起了他第一次杀人、开窍时的感觉,再到后来行走江湖,得了一些高人的指点,譬如“黑风双煞”的赵先生夫妇,再之后经历了各种打斗,都是血腥的杀戮中积累出来的经验,此时说起来,却也显得轻描淡写了。

  出于某些原因,他倒是没有说栾飞与结义的那些事。下午的阳光照进破旧的院落里,梁思乙静静地听着,目似流波,有几度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他们随后站起来,又简单地厮杀了一场……

  ******

  龙傲天带着小和尚在城里逛了逛,他们去看了作为心魔故居的苏家老宅,又在几个路边摊上吃了简单的小吃,待到黄昏时候才回到小傲天居住的五湖客栈。

  武林盟主龙傲天出手阔绰,要了三大盆的菜,一条老大的鱼、一个豆腐、一个青菜,又要了不少饭。他花钱如流水都让小和尚目瞪口呆了,令得客栈的掌柜都过来劝说:“若是吃不完可以少吃一些,鱼给你一条小的……”

  龙傲天大拍桌子:“我们习武之人,饭量就是大,给你钱你就上菜,再叽叽歪歪老子拆了你这破店。”

  他的面容可爱,虽然也到了这个时代里“成年”的年纪,但不打算真杀人时的吹鼻子瞪眼其实没多少威慑力。客栈掌柜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笑着走开了。

  其实客栈老板主要怕他财太露白,会引人觊觎。不过我们的龙傲天也已经想通了——他早想在客栈里打上一圈,立立威风,此时也就不介意将自己“武林高手”的身份暴露出来。

  只不过他的面貌善良,对面十二三岁的小和尚更加低眉顺目,此时一番发作,客栈中部分远行的绿林人扭头看看,只觉得他们可能是什么有背景的长辈带着的小朋友,打算过来找麻烦的,竟一个都没有——主要是因为找他们麻烦,实在也有些丢份。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两人风卷残云地将饭菜吃掉了大半,慢慢地享受结尾时,夕阳的光芒从客栈一旁的窗外照射进来,龙傲天才稍稍提起上午的事情:“哼,转轮王的手下都是坏痞子!”

  他们下午一番游玩,由于刚刚碰面,小和尚不敢说太过敏感的话题,因此连上午的事情都不曾询问。此时“龙大哥”突然说起,小和尚的肩膀都吓得缩了缩,他低头扒饭,不敢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师父可能是“转轮王”一伙的。

  好在霸气的龙傲天也不止骂一个。

  “下午你看到了吧,什么公平党,五个傻瓜里头一个好的都没有,不讲道理、滥杀无辜、污人清白……嗯,对了,你这次入城,主要是想干些什么事呢?就是参观一下苏家的宅子吗?”

  龙傲天对公平党一阵数落,小和尚附和着点头,待问到后一句,方才摇了摇头。

  “其实倒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要去见你的师父?”

  “在江宁便不见了,这是小衲的修行。”

  “喔……”龙傲天点点头,“那我看你武艺还行,马马虎虎跟我混一段日子吧。”

  他大慈大悲地做出了邀请,对面的小和尚咽下口中的饭,随后有些畏缩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其实……小衲有个问题,想要问问龙大哥……”

  “问呐。”

  “小衲想问……龙大哥为什么要当那个五、五尺……YIN魔啊……”

  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这个传闻,忍到此时才终于问出口,话音未落,对面宁忌一掌落在了桌子上,那桌子只是一声闷响,已经被他拍出手指印来。

  小和尚倒并不为这等功力而惊叹,他只是怕得罪了人,此时小声道:“其实……小衲倒不想对龙大哥的爱好有什么意见,不过……不过小衲的师父也说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不是好东西,主要是……伤身体……”

  “那都是污蔑!”龙傲天稳定住了情绪,干脆地说道。

  “啊?是污蔑啊?”

  “哼,这都是通山那帮家伙干的,我已经想到了!”

  龙傲天目光严肃,此时便开始说起自己这一路上的旅程,他离开西南,与一众书生以及一对卖艺的父女相识,然后抵达了通山,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小和尚的目光明显轻松下来,待听到通山王秀娘、陆文柯等人的遭遇,那目光之中也透露出了一丝血气,连连点头:“这些坏蛋,就是该杀了他们!”

  “哼,他们知道我要来江宁,便派了人来江宁造谣生事,给我取……那种外号。我是绝不会让他们得逞的,离开江宁我便要杀回通山去,端了他们全家!当然,现在在江宁,我要多做几件好事,把我‘武林盟主’的名头打出去……”

  “嗯嗯,龙大哥,我帮你。”

  “好,那以后你就是武林盟的副盟主,就叫‘齐天小圣’孙悟空了。”

  “阿弥陀佛,小衲叫什么倒是没关系。”

  “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城里的公平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通山的这件事情,那个李贱峰就在城里头,迟早是要杀他的,不过呢,他们大光明教的林大胖子正在给许昭南惹事,为了让这些傻瓜狗咬狗,我们先放过他一下。这几天我在城里转圈,有一个大恶贼,我们可以先找到他,把他杀了,扬名立万。”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和尚眨眨眼睛,看着他。

  “就是那个什么‘天杀’卫昫文,我们今晚开始就去找到他,然后由我来亲自定计划,想办法把他做了。”

  夕阳之中,龙傲天拍了拍胸脯。

  对面的小和尚咀嚼着口中的饭菜,他入城几日,也已经知道卫昫文的恶名,随即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

  武林盟主的扬名计划,在如火的夕阳中,就此敲定。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