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六章 祭司的目的

作品:夜鸦主宰|作者:南非巨头|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11-11 22:34:37|下载:夜鸦主宰TXT下载
  雪境祭司。

  看着对方那挂满了繁复饰物又裹得无比紧实的毛皮长袄,亚特将幻影本身的力量压缩收拢起来。

  很快,亚特也得到了答案。

  狩猎团的团长,去外面迎接那位冬王的使者的时候,被那位雪境祭司不断打量,而且还拿出了什么东西测试——

  尽管其他人没看到,但亚特是能够感觉到的。

  那个冬王祭司正在使用并不属于于她的力量,对着一众狩猎团成员进行感应。

  而那种力量的来源......

  带有规则态的感觉,但不是规则态,而是信仰态。

  强度的话,多元六级左右......

  这个雪境祭司使用的力量,并不是她自己的。

  亚特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

  这个雪境祭司的实力也就多元四级,以游戏国度的具体数额来判断的话,大概是43、44级左右,比幻影实力要弱上一截。

  但这个雪境祭司本身并不是蜕变道路的,物质态、灵魂态、信仰态的力量都共存着。

  粗糙而普通。

  但是,重要的是——

  她所拥有的信仰态力量,是外来植入的。

  亚特能够很清晰地发现她身体内各种力量之间的联系。

  而她所使用的力量,并不是她自身的,而是被其他人赋予、植入或者引导出来的,带着他人力量的性质。

  而这,也是信仰态力量的一个特点。

  物质态、灵魂态、信仰态、规则态以及亚特也正在追寻关注的“概念态”,都有不同的特性。

  物质态的力量,要以具体的词语来描述,就是“承载”、“包容”、“稳定”。

  而灵魂态的力量的特点,或许应该称之为“变化”或者“不稳定”。

  灵魂态力量不定形的,形体极其容易发生改变,也极其容易改换力量。

  又或者说“容易被改变”。

  一个无属性的灵魂态生灵,可以很容易地改换成火焰等元素道路。

  就像一张画纸,可以随意涂抹上各种颜色,又像是橡皮泥,可以任意变形。

  信仰态的话,应该说是“难以清除”。

  信仰态的力量与灵魂态类似但不一样,信仰态也具备类似的“易改变”的情况,但只是一开始,信仰态的力量一旦选择了具体的道路,就基本上会一条道走到黑。

  “极端”?“顽固”?“倾向性”?

  一旦选择了某个道路之后,想要改变,对于信仰态的生灵来说,是极其困难的。

  而且,还有一个性质是“感染性”。

  信仰态力量是会侵蚀其他力量的,将其他力量同化,染成自己的色调。

  如果说灵魂态是画纸,那么信仰态就是颜料,就是油漆。

  而规则态.....

  规则态可以说是与物质态最为类似的了。

  但也只是类似。

  准确地说,规则态同时具有物质态、灵魂态、信仰态三者的一部分特性。

  稳定、变化、污染性或者说同化性。

  规则态极其稳固? 很难被改变。

  而类似灵魂态的特性? 与其说是“变化”,倒不如说是“可塑性”? 不是容易受到外界力量感染? 而是能够与其他力量共存,在适应其他规则级力量的同时? 保持自己的性质。

  稳固而可塑。

  本身的性质难以被改变,但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进行塑造。

  亚特很轻易地就看出? 这个女人? 这个“雪境祭司”所拥有的信仰态力量是在他人的信仰态力量下催生或者干脆就是由他人的信仰态力量派生出来的。

  至于是谁?也很明显了——这个北国埃克特所遵从的雪境神族,那些凛冬神族。

  而她在查什么?

  “永夜之子”。

  但是,问题在于,是“哪个”永夜之子?

  亚特对于“永夜之子”的推测有三种。

  一种是进入这个世界时的介绍话语所引导的? “玩家们就是永夜之子”。

  一种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永夜之子”的存在。

  最后一种则是两者都包含。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

  这个雪境祭司来到这里? 来到他所在的狩猎团搜查,说不是为了永夜之子而来,亚特是不会相信的。

  但......为什么?

  如果是第一种猜测的话,那么,有雪境祭司出现在这里搜查? 那么就代表了那些“神族”对于玩家的降临是情报来源的。

  那么,亚特出现在这里的事情? 也是“已经暴露”的情况,差别只是“详细与否”? 他“幻影”的个人情报到底暴露多少,那些“神族”知道的事情够不够详细。

  是不是有玩家被那些神族抓到然后获得了情报?

  第二种猜测的话? 亚特也有所预料。

  “怪河”? 那条让一切事物沉眠安睡的怪河? 心灵和黑夜道路的力量,有可能来自某个“永夜之子”。

  那些神族的情报是关于这个世界本身就有的永夜之子的情报,他只是“碰巧”。

  但“巧合”这种东西,亚特并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上面。

  还有一种可能,一种对于亚特来说不算好也不算坏的可能——

  某个玩家可能掌控了一部分的“神族”。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控制着幻影,控制着“康维尔”摆出好奇又崇敬的视线,流露出带着些许不自信但不想退缩的气质,他默默地看着那股力量从自己身上扫过。

  带着一丝冰冷的感觉、死寂的感觉......

  冰和死亡吗?

  默默地给这股信仰态力量做出判断时,亚特没有任何轻举妄动的样子,观察着那位雪境祭司的一举一动。

  对方在将狩猎团的众人都检测一遍之后,与那位冬王的使者说了几句话。

  而后,亚特听到了那位冬王的使者与狩猎团团长再次开始交谈——

  “一群不错的战士,更多的肉和骨头,加上战斗,能让你们变得更加强壮。”

  “详细说说,你们这次的遭遇,哪一些人表现得最好?”

  那位看似大大咧咧、粗犷豪放的冬王使者,开始了旁敲侧击。

  除了亚特心知肚明之外,狩猎团得众人并不知晓对方的目的,那位狩猎团的团长也在扫视了众人一圈后,带着笑容开始对冬王使者描述这次的经历,描述每一位猎人的表现。

  那位冬王的使者也几次对一些细节进行提问,然后又夸奖了几句在狩猎团团长描述中被夸耀的猎人,但那并没有停止的细节追问,让亚特明白对方并没有达到目的。

  直到谈及“怪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