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14、我们结婚吧

作品:捡个大佬来结婚|作者:枝连理|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7-23 01:30:26|下载:捡个大佬来结婚TXT下载
  楚彦臣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秦初夏的搀扶下,快步的来到了车上。

  “立夏,你还好吧?”秦初夏扣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上看着满脸通红的楚彦臣,担心的问到。

  楚彦臣双手死死的掐着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我…没事。回家!”

  看到楚彦臣痛苦的样子,秦初夏慌忙向家里驶去。

  到家后,楚彦臣一把推开秦初夏,直接冲进浴室,把门反锁了。

  不明所以的秦初夏担心的拍打着浴室门:“初夏,你怎么了?别吓我!开门~”

  门内,回应她的只有哗哗的流水声。

  楚彦臣穿着衣服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开着花洒,全身上下都被冷水淋湿,没有一处是干的。他希望借此来减轻药物带来的不适。

  可是他不论他冲了多久,体内那股燥热都没有消减的趋势。他一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这是什么该死的迷药,这么久了,药效还没过。”

  本来楚彦臣只是想发泄一下,可是却发现那一拳下去后,体内的燥热减轻了一分。

  似乎发现解决办法的他,开始一下一下的锤着墙壁。

  不知道锤了几下,墙上的瓷砖都裂了好多道,自己的手也早已血肉模糊。

  但是,只要压制住了药效,不伤害初夏,这点伤,不算什么。

  恢复了的楚彦臣这才听到初夏焦急的敲门声:“立夏,你怎么了,开门啊…别这样,我会怕的!”

  秦初夏哽咽着,泪水已经爬满了脸颊。

  起初,她只听到花洒的声音,后面,里面传来了物体撞击的“砰砰”声。

  他不知道楚彦臣刚才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吓得方寸大乱的她,完全忘了去找钥匙开门,只能一个劲的拍打着浴室门。

  听到秦初夏的声音,楚彦臣连忙把浴室里的血迹冲洗干净,然后又用备用毛巾把自己受伤的手包裹起来,确定了没什么纰漏之后,才开门。

  门一打开,楚彦臣就看到了秦初夏那布满泪水的小脸。

  看到楚彦臣出来,秦初夏不顾他全身是水,拉过他就开始检查起来,她很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碰撞声,绝对不是幻听。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只缠着毛巾的手上:“你在里面干什么了?”

  秦初夏想拉过那只手查看,却被楚彦臣避开了:“初夏,我没事儿,你别担心。”说完,他一把拉过秦初夏,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没有伤害到初夏,真好!

  “立夏,把手给我,让我看看!!”这次,秦初夏没有让步,她态度强硬的让楚彦臣把手交出来。

  “我真的没……”

  “拿不拿??”楚彦臣还没说完,秦初夏就冷着脸打断了他。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最终,楚彦臣还是败了下来。

  他乖乖的把手伸了出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秦初夏的表情。

  秦初夏握住楚彦臣的手,一点一点解开了毛巾。看到那血肉模糊的指关节,秦初夏红了眼眶。

  她声线有些颤抖的开口:“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事跟我说不好么?你有没有把我当你女朋友!?”说到最后,秦初夏几乎是吼了出来。

  她明明都已经对他打开了心门,为何他有事还要自己扛,难道自己在他心里就那么没用呢?

  看到失控的初夏,楚彦臣露出一个无奈又欣喜的笑容:““初夏,我们结婚吧!”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清楚下哗哗掉落的泪水瞬间止住了。她一脸懵哔的看着楚彦臣,语塞了。

  “立…立夏,你……真的没事儿??”回过神的秦初夏伸手就贴到楚彦臣的脑门上,她严重怀疑他发烧了。

  楚彦臣拉下她的手反握住,柔声回答:“我很好!初夏,你愿意嫁给我么?”

  “不是~这跟愿不愿意没关系,你才多大啊??”

  “只要你愿意,年龄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

  “初夏……”

  “你……你肯定是脑子抽了!”说完,秦初夏抽回被楚彦臣握住的手,急急的就向客厅走去。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还是赶紧找个借口,转移注意力的好。

  “初夏,你还没回答我呢!”楚彦臣跟着秦初夏到了客厅,却被秦初夏按坐在了沙发上。

  “你坐好,我给你处理伤口。”说着,秦初夏拿出医疗箱,开始小心翼翼的帮楚彦臣处理伤口。

  看着专心给自己上药的秦初夏,楚彦臣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可还是被秦初夏听到了。

  她的动作顿了顿,语气平缓的开口:“立夏,你知道我的全部事情,所以,你也应该知道,我对婚姻……”

  说到这,秦初夏停住了。拿出创可贴细心的给伤口一个一个贴上,然后抬头对上楚彦臣那双充满歉意的眼接着说道:“婚姻这东西太难懂,但是我会努力克服对它的恐惧,所以,请你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说完,露出了一个无力的笑容。

  听到回答,楚彦臣虚脱般的靠到了她的肩头,柔声的道着歉:“对不起,初夏,是我太心急了!我不该逼你!只要最后是你,我都能等!对不起~”

  秦初夏双手环住楚彦臣,突然用严肃的口吻发话了:“所以,你为什么要自虐?”

  还在为自己的行为忏悔的楚彦臣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搞蒙了。

  他起身,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看着秦初夏:“初夏啊,你的思维能不能不要跳跃的那么快!?”

  他这宝贝儿女朋友,妥妥的气氛破坏王啊!

  “我…行吧,下次我会注意的。所以现在,可以说了么?”说完,双手环胸,一副“你不老实交代就完了”的表情。

  楚彦臣扶额,乖乖的把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的告诉了秦初夏。

  秦初夏听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最后撇撇嘴,得出了一个结论:男朋友果然不能找太帅的!

  “所以,你自残是为了……解药性!?”

  “咳咳…差不多吧!”

  “那当时你就直接和我说啊,我们直接去医院,你也不用受伤!”

  “……”楚彦臣被秦初夏这句话搞得说不出话来了。

  该说她是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太信任他。

  去医院的路比回家更远,还经常堵车。如果真去医院,估计楚彦臣半路就忍不住把她给办了。

  看到楚彦臣盯着自己那炙热的目光,秦初夏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起身收拾急救箱,丢下一句“我去洗澡”,然后逃一般的回到了卧室。

  看着她逃窜的背影,楚彦臣失笑。

  但是笑容只维持了几秒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戾气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