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一章 被误会了

作品:玩转巅峰的小人物|作者:农人马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7-23 01:16:20|下载:玩转巅峰的小人物TXT下载
  马一鸣的村子名叫三山村,位于由三座大山环绕而形成的一个谷地里面,整个谷地的面积足足有一万多亩,由一条从大山深处奔流而下的溪流一分为二,三山村就位于这一小块谷地的最深处,村里的耕地也全部都在这一块谷地之上,说到另一块大的谷地,就不得不说造物主的神奇了,和三山村所在的小谷地仅仅一河之隔,这个大面积的谷地则是乱石横生,水塘纵横,和三山村所处的谷地土地肥沃完全不同,除了村里的老人偶尔会到这块谷地的边缘捡些柴火,深处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进去过了。

  得益于三山村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村里的农田里面全部都种上了各个品种的樱桃,由于三山村三面环山,虽然出行不方便,但是这也给三山村提供了天然的保温屏障,的加上水源丰富,土壤肥沃,三山村的樱桃每年都可以提前差不多半个月上市,由于是天然成熟,加上三山村的环境昼夜温差大的缘故,其口感根本不是那些大棚种植樱桃所能比拟的,所以村里面2000来亩樱桃每次上市都会遭到市场的哄抢,就连价格也比普通樱桃能够高上几倍,村民的生活也是在整个石头镇算是富裕的,所以当马一鸣开着他的车进到村子里的时候,并没有引起过多的人的注意,因为马一鸣从小失去父母的缘故,从小也和村子里的人不怎么合群,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停下车和村里的人们打招呼。

  “你们这个村子还真是一个风水宝地,只是你们没有好好利用起来而已。”这时一直好奇地四下张望的方婉儿冷不丁地蹦出了一句,如果被旁人听到的话一定会非常好奇,这么一个水灵可爱的女孩怎么会有如此的迷信呢。

  “你这不是净说废话吗,如果不是风水宝地,怎么能够培养出像我这样的人才呢。”马一鸣知道方婉儿所指的是什么,但是故意岔开话题自夸。

  “我见过自恋的,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自恋的,如果不这么夸一下自己,你是不是浑身难受啊。”方婉儿也被马一鸣一下子给逗乐了,忍不住调笑,显然马一鸣的策略是成功的,这也让方婉儿从三山村风水的话题上直接转移了开来。

  “前面就是我家了,一会儿记得好好说话。”马一鸣指了一下在村子最边上靠近小河的位置的一所全部用石头砌起来的老宅子,向着方婉儿说道,虽然他和方婉儿我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久长,但是却深深地知道方婉儿说话跳跃性极强,所以再一次对方婉儿嘱咐道。

  “知道了,这句话你都说了够1万遍了,我听都听烦了,你还没有说烦呀。”方婉儿看到马一鸣又一次这么说,只能皱着小鼻子哼哧哼哧得在那里生闷气。

  “难道在你眼里我真的有这么不堪吗?马一鸣你这个大坏蛋”方婉儿虽然嘴上没有怎么过多的争辩,可是心里已经将马一鸣虐了千百遍了。

  将车停在院子门口的一片空地上,马一鸣看着院子的木门迟迟没有下车,这段时间马一鸣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甚至经历了生死,可是看着眼前破旧的院门,马一鸣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同时却又感觉到温暖,这种感觉很是矛盾,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说你怎么还不下车,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呀,这都到家了,马一鸣你不会是紧张了吧。”方婉儿从副驾上跳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机装进口袋,看到马一鸣还在车上发呆的时候忍不住出言打趣道。

  “我回我家我紧张什么,我现在是在想一会怎么介绍你才不会被家里的人误会。”马一鸣怎么会承认他此时心里的紧张呢,于是又搬出了他对付方婉儿的杀手锏。

  “哼~~”方婉儿皱了皱小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冲着马一鸣家的院子大步地走了过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可能感觉到这样好像不太合适,又恶狠狠地走了回来跟在马一鸣的身后,同时还刻意地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马一鸣不由得被方婉儿的这一波操作给逗笑了,刚才还有些紧张的心情也变得坦然起来,深呼一口气,马一鸣推开了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院门。

  “婶婶,叔叔,我回来了。”推开院门,马一鸣看到自己的婶婶正在院子里的柴火炉子上蒸煮着什么,而自己的叔叔则在院子里的窗台上翻晒着他的烟叶,看着眼前的叔叔婶婶好似又苍老了一些,心中的万千思绪只能化成一句我回来了。

  “一鸣回来了呀,这位是~”马一鸣的婶婶首先反应过来,但是看到那一名身后还跟着一位俏丽的丫头的时候,将看到马一鸣后的那一肚子话硬生生地压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叔叔婶婶你们好,我叫方婉儿,是马一鸣的朋友。”,马一鸣还没有开口方婉儿就向前一步冲着马一鸣的婶婶和叔叔,礼貌的自我介绍了起来。

  “好~好~哦,对了,不要在院子里站,你们这是赶了一天的路了吧,赶紧去屋里坐下歇歇。”马一鸣的婶婶被方婉儿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看到他们还在院子里站着的时候,赶紧将马一鸣和方婉儿向屋里让去。

  “婉儿你先和婶婶进屋吧,我和叔叔到车上将东西搬下来。”马一鸣没有和婶婶以及方婉儿一起进屋,而是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叔叔去外面车上搬东西去了。

  “一鸣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丫头是你女朋友吗?”由于马一明来得太突然,刚才马一鸣的叔叔一直没有和他说上话,现在被马一鸣给拉了出来,当然要问清楚自己的疑问了。

  “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从小在城里长大,然后听说我要回山东老家非要吵着闹着跟我过来看看农村长什么样。”听到自己的叔叔这么问了,马一鸣就将在路上的时候和方婉儿提前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是这么一回事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的,但是马一鸣的叔叔那一脸的不相信就是明摆着在说“你小子骗鬼呢吧,我相信你才怪。”

  “一鸣,这是你买的车吗,你在外面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吧。”刚看到马一鸣来到门口停着的这辆威武的越野车前,按下手中钥匙打开后备厢门以后,马一鸣的叔叔才从方婉儿的身份中回过神来,有些狐疑地向马一鸣询问,这些年马一鸣和他联系的不多,但是他确实知道马一鸣在外面打工每个月挣得不多,这次突然回来还开了一辆这么霸气的车,他不心生怀疑才怪。

  “叔叔你放心吧,我在外面是不会干什么非法的勾当的,这两年我不是没有回家吗那是因为我在外面结识了一个朋友,我们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赚了一些钱,这不最近没什么事情了,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这不才回来待一段时间嘛。”面对自己叔叔那充满关怀的询问,马一鸣真的没有办法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他,因此不得不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好,看来我们的一鸣真的是有出息了。”听到马一鸣如此地向自己保证,马一鸣的叔叔也是一脸的高兴,他对马一鸣还是非常的了解的,马一鸣从小就在它面前说过谎,听到这个回答,他自然就选择了相信。

  “来叔叔,我知道你喜欢喝酒,所以就给你带了一些烟酒过来,以后家里的那些便宜的烟酒不要也罢,那些对身体不好。”马一鸣一边劝着自己的叔叔,一边将带来的白酒和烟从后备箱里搬出来放在了地上。

  “这些烟和酒看上去应该都不便宜吧,你回来就行了,还花这么多钱干什么呀。”看着马一鸣从后备厢里搬出来了好几箱酒,就连烟都搬出来了一整箱,再看看这些烟酒低调古朴的包装,马一鸣的叔叔虽然一种也没有见过,但是猜想一定不会太过便宜,马一鸣的叔叔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可是即便如此嘴上还是情不自禁地责怪。

  “没事的,叔叔,这些烟和酒花不了几个钱,现在您侄子有钱了,以后你吸烟喝酒侄子全部给你包了。”马一鸣知道叔叔不是真的在责怪自己,而是心疼自己给他花了这么多钱,自己的叔叔就靠着在村里给别人打一些零工将马一鸣和妹妹都供完了大学,他们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马一鸣看到自己的叔叔越是这样就越觉得自己对叔叔亏欠得越多。

  马一鸣和他的叔叔搬了好几趟,才将车里的东西全部搬了下来,到了后面就连方婉儿和她的婶婶都出来帮忙了,当然这又少不了受到自己的婶婶的一阵埋怨。

  “一鸣我都这个年纪了就不要这些了,要不你拿着回去把它退了,换成钱攒着以后娶媳妇买房子用?”看了看马一鸣执意要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黄镶玉手镯,再看一下已经将客厅堆满一半的各种各样的礼物,马一鸣的婶婶一脸心疼地看着马一鸣,嫌弃马一鸣不应该买这些东西花这么多的钱。

  “阿姨,您就收下吧,这也是一名对您的一片孝心,他现在怎么也算是一个老板了,有的是钱。”就在马一鸣不知所措的时候,方婉儿开口了,并且说到马一鸣是个老板,有的是钱的时候还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这一下就把所有在场的人都逗乐了,而马一鸣的婶婶也就不好继续推辞了。

  “老马,你现在赶快去菜园里摘点菜我们多炒几样,一鸣,你妹妹今天中午也要回家,没想到今天我们一家人居然能够团聚了。”马一鸣的婶婶将马一鸣的叔叔打发到菜园子里去摘菜了,并且还告诉马一鸣马文文今天中午也要回家来吃饭,他们进门的时候锅里炖的就是马文文已经惦记了很久的大公鸡。

  “看来我今天是有口福了,方婉儿,你是不知道,我婶婶炖出来的农家鸡味道堪称一绝,我敢保证你绝对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肉。”一听到马文文今天中午也要回家来吃饭,马一鸣别提多高兴了忍俊不禁的向方婉儿炫耀起他婶婶的手艺。

  “一鸣,你带小婉先转悠转悠吧,我先去忙菜了,我估计文文这会也快到了。”婶婶对马一鸣嘱咐了好几遍让他好好的带着方婉儿到处走走以后,自己才去忙菜去了。

  “哥”马一鸣和方婉儿刚走到门口正要出门,一道人影伴随着一声惊喜的呼喊,一下子就扑在了马一鸣的怀里,牢牢地挂在了马一鸣的脖子上。

  “喂,赶快下来,你想勒死你哥呀,你都这么大了,要注意形象知道吗,形象。”马一鸣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妹妹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了下来,然后板着脸教育道。

  “知道啦,哥,你这次怎么一走走了这么久呀,中间连信息都没有,害得我都快担心死了。”看到哥哥站在自己的眼前,马文文的眼角激动得都有些泛红了,冲着马一鸣撒完娇以后,马文文才注意到自己的哥哥身后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

  “啊~哥哥这位就是嫂子吗,你也不早说一声,害得我在嫂子面前丢人了。”看到正在捂嘴轻笑得方婉儿,马文文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将责任全部推到了马一鸣身上,原因就是马一鸣没有告诉他。

  “怨我,全怨我可以了吧,文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方婉儿,是你哥哥的朋友,方婉儿,这位是我最亲爱的妹妹马文文。”看到马文文那扭捏的样子,马一脸一脸微笑地向他们相互介绍。

  “你真的不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吗?”看到哥哥介绍王婉儿的时候称呼他是朋友而不是女朋友,马文文一脸诧异地问道。

  “我真的不是你哥哥的女朋友。”到了现在方婉儿终于知道马一鸣之前一直担心什么了,看来他的出现已经被马文文的家人默认为是马一鸣的女朋友了,所以赶紧向马文文解释道。

  “好吧,反正朋友也是可以发展成女朋友的嘛,哥哥你要加油啊”马文文才不管他们怎么解释,一边说着还不忘记小手攥拳,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