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6章 出师不利,可恶!他不怕突然被嗦一口吗…

  “其实我也觉得北哥的消失有点奇怪……”

  “毕竟,北哥出现的也很突然……”

  “或许跟最后那个小女孩有关……”

  ……

  评论区大都猜测,此时,林北也在装车固定好后,直接坐到了王腾副驾驶的位置。

  与此同时,王腾上车。

  但却在下意识看向后视镜时候,整个人忽然感到头皮发麻!

  “这……这这这……”

  王腾突然嘴皮子哆嗦,不少人感到疑惑,更有不少北粉察觉到后视镜中那道白影时候,感到后背发凉!

  “卧槽,卧槽!”

  “北哥把羚羊带出来了!”

  “这这这……”

  “太强了!北哥牛逼!!!”

  ……

  “你……你把她……也带来了……”

  主驾驶的王腾忽然感到后背发凉,声音有些发颤,林北神色依旧平静:

  “开车。”

  “哦……”

  王腾像个霜打的茄子,原本的中二青年,也在这时候感到压力山大。

  随着车辆启动,二人朝着荒漠中不断前行,气氛也逐渐变得诡异起来。

  额头细汗渗出的王腾,神色平静的林北,一动不动的白影。

  相对于禁地中古怪的两个半人,评论区已经被狂热的北粉刷疯。

  “好家伙,这一把无敌了好吗?!”

  “连羚羊都带出来了,北哥太强了!”

  “还得是北哥!”

  “北神,哦,永远的神!!”

  “冲冲冲!!”

  “这就征服西部禁区!”

  ……

  沙雕网友兴奋的刷着的弹幕,却是这时候,随着二人前方一道巨大的裂缝极为突兀的出现,顿时让所有人感到凝重。

  “不好,有危险!”

  “出师不利,可恶!”

  “一群毒奶……”

  ……

  “走那边。”

  在所有人紧张目光注视下,林北指了一个方向,王腾顿时方向盘打的飞起,直接一个漂亮的侧飘,避开了前方逐渐扩大的裂缝。

  朝着林北指的方向疾驰而去。

  “小王同志有点东西啊……”

  “速八之夺命王腾……”

  “北哥:不错不错,小王同志车技很秀……”

  “王腾:我有车神之姿……”

  “等等,你们快看!”

  ……

  就在不少人感到唏嘘之际,却是有人敏锐的察觉到,二人前一秒刚避开的裂缝,下一秒却是极为突兀的产生了范围塌陷!

  无数沙土好似塌方一般,朝着下方落去。

  更诡异的是,塌方后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沙漠的流沙……

  “这流沙形成的也太怪了吧……”

  “无人区的荒漠很危险……”

  “好在北哥没事。”

  ……

  网友们感受到了气氛的凝重,所有人都在这时候谨慎起来。

  禁地中两个半人的气氛仍旧诡异,王腾不敢胡乱开口,林北依旧平静。

  身后的白影时不时朝着左右看去。

  “话说,你来这儿,到底是要找什么……”

  良久,王腾试探性的跟林北搭话,但却没有得到回应,短暂思索,王腾换了个话题:

  “你妹的病怎么样了?你确定……不回去看看么?”

  “我看这段时间,夏国官方已经把你妹转移到重点级医院了,社会上不少人也给你妹发起了募捐,大概十五六亿的样子……”

  “唉,还真是命运无常……”

  “话说,你到底什么来头?还有你那血……”

  林北从始至终没有说话,喋喋不休的王腾却是在这时候极为诡异的闭上了嘴。

  这让不少观众感到疑惑间,摄像头中很清晰捕捉到一道凄凉稚嫩的声音……

  “哥哥……你有点烦……”

  那凄惨声音的响起,伴随着一股恐怖寒意降临,让王腾感到头皮发麻之际,不少沙雕网友面面相觑。

  “北哥不在的话,小王同志是不是就……”

  “小王同志:危!”

  “王腾:好好好,我闭嘴。”

  “话说北哥他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啊?”

  ……

  评论区弹幕刷起,禁地研究所的专家们,也都感到有些凝重。

  “那个冤孽离开了虫谷……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黑雾人应该是留了下来,或许他跟虫谷本身就是一体……”

  “冤孽跟随着林北,我有种预感,在这里或许我们可以更清楚的了解到那个未知时期!”

  “我也觉得……”

  ……

  专家们频频点头,禁地中气氛诡异,甚至说是死寂。

  如果没有发动机每秒几千次活塞运动声音,王腾觉得他已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冤孽没有因为自己的闭嘴而安静,反倒是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从右肩移到了左肩……

  有时候还会出现在自己耳旁……

  这种被冤孽寒意包裹的感觉实在是让王腾感到难受,他甚至有点怀疑林北当初是怎么忍受这种情况的。

  他不怕耳朵突然被嗦一口吗?

  就在王腾内心无比焦灼的挣扎之下,一旁假寐的林北也缓缓睁开双眼。

  “到了。”

  平淡声音响起,王腾长舒口气。

  刚想停车熄火下车,却是在察觉到一旁的景象时,整个人怔住。

  “到……到了?”

  看着四周毛线建筑没有,荒草不生的一幕,王腾一时间有点不知该说些什么。

  四面八方仍旧是无垠荒漠,这……

  “有点邪……”

  “现在是傍晚,按理来说,荒漠中晚上的温度很低……”

  “现在不是应该疑惑为什么北哥说到了吗?”

  “这还需要疑惑?”

  ……

  不少网友感到诡异,此时林北诡瞳开启下,也在不断打量着四周。

  王腾则是直接拿出了罗盘,开始四下对比,窥测风水……

  在林北目光观察下,他发现极远处正有一股血色的气息,正翻涌着,朝自己二人所在之处快速临近!

  相对于神色平静的林北,安静的冤孽。

  一旁的王腾看着手里罗盘上疯狂乱晃的指针,陷入了沉思……

  但很容易可以判断出,罗盘的指针,除了疯狂指向一旁的冤孽外,还指向极远处的天地……

  毕竟,这罗盘可是用王腾童子尿开过光的。

  虽然当初他爹把他吊起来打,但,罗盘的性能绝对是毋庸置疑。

  良久

  王腾放弃了罗盘,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这方天地,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