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9章 吾比之武安君如何?

  听到王翦的话,沈心稍微愣了一下。

  “师父,此话又是从何谈起?”

  “想知道?”

  低头看了一眼杯中的酒,王翦有些回忆的说道:

  “武安君的打法,老夫虽然比他晚生了六十年,但是却也能够知晓。”

  “他是个狠角色,是个真真正正的高手。”

  “打仗从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只要能胜,那就可打!”

  “所以,每一仗他精算之后,挑敌软肋,一击致命,战无不胜!”

  “依老夫看,他的打法就是,我若凶狠,敌则必怕!”

  “敌人若怕,我自凌然而上,然后完全掌握主动,次次歼敌。”

  对这一点老夫,认同也不认同。

  他那时候,大秦需要的就是他那个狠!

  昭襄王一生,手下能臣谋士无数,

  大秦经过历代改革强盛,依旧被东方六国所不容蔑视,

  所以,大秦需要的就是白起那一口气!

  当时整个大秦只要白起打仗,必将倾尽国力。

  不惜代价,也要自证自己,让六国知秦,怕秦,畏秦!

  而这,也正是昭襄王的想法,

  昭襄王想要,白起本就是天才,自然容易做到。

  反观老夫,白起之后东方六国难有敌手,

  大秦却日渐强盛,也到了能够一统六国的时候。

  陛下想割麦子,老夫就是那一把镰刀。

  陛下要的是一统六国,让大秦成为唯一的国,

  这不只是为了灭六国,也是为了大秦的长存。

  所以,老夫的肩膀上,有两个任务,

  第一灭六国,

  第二,为大秦留下强大的力量,来保证大秦的一统。

  因此,老夫每次用兵,

  大军的数量必须尽量足够,作战的时间必须要充沛。

  如此老夫既能灭六国,也能避免大秦将士的过大伤亡。

  老夫既能立功于天下,也能抽身自退!

  不是说老夫非要如此,而是,陛下需要如此。

  若是我率领秦军不顾代价,急于破灭六国,

  那我手上有多少死的大秦士兵,

  老夫归兵之后,就有更多倍的眼睛,盯着老夫,让老夫不得安年!

  反观武安君,其实亦然如此,

  不是他非要每战不顾代价,只为取胜,破杀六国士卒…

  而是,昭襄王陛下需要他这么做,当时的大秦需要他这么做!

  “所以说你问我,武安君和老夫比起来何如?”

  “他乃是一只凶恶的猎犬,让人望而生畏。”

  “老夫若是他的对手,可能也会害怕。”

  “而老夫,呵呵,自比为一只狡猾的野狼。”

  野狼未必处处彰显杀机,但是却能找准机会害你性命!

  老夫若是和武安君对垒,虽然会怕武安君,

  但是猎犬与狼孰胜孰负,焉能可知?

  老夫反倒自以为,我更有几分胜算

  不过,他打法多变一招出奇,就能扭转乾坤,胜负也未可知!

  拿武安君比老夫,就如那昭襄王比当今陛下,

  都有能耐,可惜,是碰不到一起的。

  武安君最后自刎而死,而老夫能安享晚年,

  这也就是狡兔死走狗烹的猎犬,与我这归隐山林的野狼区别吧…

  王翦说完,怅然一笑,继而把另外一杯酒也一饮而干。

  听到王翦自己的话,沈心陷入了深思,而王露和王离都听傻了。

  王翦的这一席话,他们两人从来都没有听过。

  听完之后,心里也是无比的震惊。

  “沈心,老夫所言,你可满意?”

  “师父,徒儿明白了!”

  沈心抱拳道,

  “武安君是战神,师父也是战神。”

  “时局造英雄,武安君不惜代价,震慑六国,”

  “是他有天大的才能,也是当时大秦国势的需要。”

  “而师父以小伤亡搏大胜,横扫六国,”

  “是师父武略超群,也是今日大秦国势的需要!”

  “师父之言,是说唯有顺王命,从国运,方可战无不胜!”

  “恩。”

  王翦听罢,赞许点头,呵呵笑道:

  “你能如此想,那你没有白听老夫这一席话!”

  他转头看向王离,看到这货眼中满是崇拜,

  外加几分迷离,顿时摇了摇头,

  “不像我家这个蠢货,若是说给他听,他只当是故事,听不出来多少东西”

  “要想不被淘汰,那就得不停创新!”

  “唉?爷爷,我也听得……”

  “那刚才,沈心的这席话,你可能说得出来?”

  “这,这也不能……”

  “这,就是差距!”

  王翦说道,

  “你还是日常跟着爷爷的,尚且不能如此,”

  “沈心与爷爷才相处了几时?”

  “你这人,定要下心思改变才是!”

  “诺,爷爷,我知道了,我改,我改就是……”

  就这么过了几日,沈心的几个店铺,蒸蒸日上继续日进斗金。

  而他也趁着这一段时间,

  白天跟着王翦学武,晚上把东方晴叫到身边来。

  当然,不是做点特别的,而是说点特别的……

  他把一些事物,都尽量的给东方晴交代清楚,

  以及一些食材美食的做法,也都教给了东方晴。

  除了这些现成的,自然还有一些还未开始售卖的美食。

  一个强大的美食系列店,若是想经久不衰,

  光是靠只一批的美食,那是远远不够的!

  你必须永远做出新的花样来,那才能一直吸引客人。

  就如当今很多硬件软件,就得一直革新,

  创造新的功能区,紧跟潮流,否则,被淘汰那是太容易的事了!

  比如诺基亚,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淘汰的。

  太过于自信自己出道即巅峰的强大,

  结果,时代变化了,自己没变化,那叫慢性自杀。

  “侯爷竟然会做这么多美食!”

  东方晴一边记下,一边兴奋道,

  “稍稍说出几个,就能大火特火,让我们赚得盆满钵满,”

  “客人们全都流连忘返侯爷定然是天人来的,才能如此厉害。”

  “呵呵……”

  沈心笑了笑,

  “没点准备,焉敢在京城开店?”

  “对了侯爷……”

  东方晴说道:

  “根据咱们知道的消息,这几日,已经有几家店铺偷偷的做包子卖…”

  “偷偷?”

  “是啊……”

  东方晴说道,

  “毕竟,这包子乃是侯爷做出来的,而且也是咱们家在卖,”

  “别人家,不敢卖,怕惹怒了我们……”

  “呵呵区区包子,乃是主食,”

  “由他们推广了,也是方便万民的好事。”

  “明日,咱们在门口大街上多摆上几个桌子,”

  “现场教授他们,包子是怎么做的!”

  “啊?”

  东方晴听了一惊,“那咱们,不就不能赚包子的钱了?”

  “我们能赚钱的东西多了去了,为何只盯着包子?”

  “没有包子,我们能赚的钱,照样让我们人员做的饱和,”

  “而且,咱们给别人这么大的好处,”

  “你说,别人感念不感念我们的好?”

  “现而今,粮食还是太少了,大家的手里钱也不是很多。”

  “所以,这个消费能力不是很高,”

  “我们稍稍做几样,那就把能赚的钱基本上全都赚了。”

  “等国家开放了商路,制造和商贸兴盛起来,咱们也能跟着大赚特赚了!”

  “恩,侯爷说的是!”

  东方晴听罢,重重点头,

  “侯爷胸怀与眼光谋略,实在是让人佩服万分!”

  “晴儿,明日,你让人去满咸阳城吆喝,”

  “就说,谁想学做包子,那就去易食居门口等着看,”

  “易食居,明日教大家做包子!”

  “诺,晴儿明白了!”

  东方晴点头笑道,

  “想必明日,那大街上非要挤满了不可……”

  “呵呵……”

  沈心笑道:

  “他们这么多人来,你说,能有不进店里不吃不喝的人吗?”

  “我们若是想要只是将包子的做法广而告之,写在纸上分发了便是。”

  “但是,明日若是现场做,他们肯定亲自前来总有不少的人,”

  “得拿吃钱当学费啊,反正包子已经有人学会了,”

  “开始做了偷偷卖了,咱们这么做,既能落个好名声,”

  “又能最后大捞一笔!利人利己为何不做?”

  “是呀!”

  东方晴听了一喜,

  “侯爷竟然还有如此的安排,实在是英明!”

  “晴儿能跟着您,真是万分荣幸……”

  “你也别这么说,你这么聪明,我才放心走了后把一切都交给你打理。”

  沈心含笑道:

  “我想,日后,你定然是一个富甲天下震撼天下的人物!”

  “侯爷就别折煞我了…”

  东方晴小脸一红,

  “我,我不过是想在侯爷内宅里,跟着侯爷,伺候侯爷,”

  “侯爷不嫌弃我抛头露面,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说什么呢,你有能力,那自然要把你的能力显露出来好好运用!”

  “这个世界,若是人人都能尽其能,博其利,那才叫好世界。”

  “侯爷……”

  东方晴听罢,痴痴的看着沈心,

  “晴儿总觉得,你和这天下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哦?”

  沈心听了一愣,笑道,“如何不一样?

  “我也不知怎么说……”

  东方晴抿嘴道,

  “我只觉得,侯爷是最把人当人看的,”

  “不管他什么出身,在侯爷这里都不被的看低下,”

  “侯爷,你上辈子,定然是个神仙!”

  “否则,凡人,哪里有这般的胸怀和眼光。”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沈心笑道,

  “我重用他们,不歧视他们,他们也对我分外的卖力,”

  “你看,咱们这几个铺子,都是一个人比别人三个人做的工都要多!”

  “这,对我不也是好事吗?”

  “是啊,咱们所有的店员奴仆,心里都是感激侯爷的。”

  东方晴深情说道,

  “都说,侯爷对他们这般好,若是不拼了命的报答,那就太不是人了……”

  唉……

  古人啊,还是心里淳朴啊……

  这要是放在现代,首先,你得把我的五险一金给保证了,

  然后,我再找机会,把自己的病孕大小假的带薪,全都捞了,

  然后再说好好工作与否。

  当然,毕竟时代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