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2章 新的办公室

作品:从我是余欢水开始|作者:咖啡来也|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1-07-22 08:47:57|下载:从我是余欢水开始TXT下载
  朱锁锁还是恶狠狠的看着钱文,想看看他是施了什么魔法,让自己的好闺蜜,竟然说出浪费这两个字。

  钱文都懒得理她,直接无视,你不要惹我就好,想看你随便,我又不掉块肉。

  和蒋南孙亲密的互相夹菜,气的朱锁锁直发抖。

  他觉得还挺好玩,给蒋南孙的投喂更勤了。

  朱锁锁死死咬着下嘴唇,脸色有些发白。

  “安仁,好了不要给我夹了,我的碗都冒尖了。”

  “哦哦……”他急忙住手,刚才只记得气朱锁锁了,忘记蒋南孙拳头一样大的胃了。

  “还有你不要气锁锁啦,她是我叫过来,教我做饭的。”蒋南孙揪了揪他的衣角,小声不让朱锁锁听道。

  钱文看朱锁锁也被气的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在做刻意的行为,开始正常吃饭。

  朱锁锁吃饭更像男孩子,大口吃菜,大口吃饭,蒋南孙就是一筷子夹三四粒米的那种,纯粹相反。

  他就和往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没有什么变化。

  蒋南孙是第一个吃完的,他给蒋南孙盛了一碗带回来的滋补汤。

  朱锁锁是真能吃,不比以前的他吃的少,也不知道她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

  等两人都吃完,去沙发上看电视。

  他又吃了一会,看了看餐桌,确实是剩了不少,有些浪费了,规整了一下菜。

  端着要清洗的餐具,去厨房清洗。

  “安仁,等我一下。”正在和朱锁锁窃窃私语的蒋南孙,看见钱文要去清洗餐具急忙起身。

  钱文转身道,“你今天就算了吧,好好休息吧!”

  哗啦啦,餐具在水龙头下冲洗,他刚把一个餐具放到一旁,一双秀手拿着清洁布擦带水的餐具。

  钱文一愣也没扭头,随口道,“不是让你休息嘛,怎么还是跑过来了。”

  “谁愿意过来啊,要不是南孙求着我过来帮忙,我才不愿意帮你呢。”是朱锁锁不情愿的声音。

  他一扭头,真是朱锁锁,他还以为是蒋南孙呢。

  对于朱锁锁,他的策略就是不理会,不干涉,钱文不觉得,自己可以纠正她。

  蒋南孙和她不一样,自己和蒋南孙是男女朋友关系,有感情,何朱锁锁就是点头交情了,要不是有蒋南孙,想来两人不可能有交集。

  所以朱锁锁的生活状态自己管不着,只要注意不让她影响蒋南孙就好。

  刚刚听厨房里蒋南孙的话与语气,蒋南孙也是有自己主见的,轻易不可能被朱锁锁影响。

  “谢谢!”人家帮忙就要感谢,这是基本道德,不牵连其他。

  朱锁锁面色还是有些不悦,可是听到对方的感谢,她也不好继续找茬,只能安安稳稳擦餐具,往消毒柜里摆。

  刚才和南孙聊天,南孙说自己会有种重新认识她男朋友的感觉,她还以为是在吹牛呢,这有什么重新认识的,不就是小扣章安仁嘛,就算突然暴富,也肯定还是老样子。

  可是从刚才见面,到现在一起清洗餐具,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确实大不一样啊。

  以前跟自己的话虽不太多,但是还是有的,看自己也会面带微笑。

  可刚刚,和对方见面到现在,就一句谢谢,其他的话都没了,连对方自己以为熟悉的笑容也没有给她露出一次。

  真的是大变样,不认识了!

  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朱锁锁有些迷糊了。

  两人清洗完餐具,朱锁锁回到蒋南孙身边继续窃窃私语。

  他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你男朋友,是不是换了个人……”后面就听不清了。

  钱文不经意一笑,你还真猜对了,确实是换了个人。

  去洗衣机旁,他要把早晨洗的东西挂起来。

  低头一看,里面什么也没有了,走到阳台上,整整齐齐的挂在哪里。

  看到这一幕,他知道蒋南孙已经开始适应了。

  蒋南孙这边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过段时间破产的蒋家,他又不想直接拿钱填窟窿,回房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头脑风暴。

  蒋家人都是奇葩,一家子都比较自我,看起来一家人都生活在一起,一起生活了也有几十年。

  可是每个人都是各活个的。

  他们突然破产的家,会把这个本就不坚固的家庭,一下冲的支离破碎。

  蒋南孙又是他现在认可的女朋友。

  看来要设个大局了,要把蒋家所有人都套进去,让他们受点苦,尝试重来没有受过的罪,要不然他们是学不会什么叫一家人。

  这样的话就要借助一些的助力了,要不然光以他的能力与面子,让蒋家相亲相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客厅里是蒋南孙和朱锁锁看着电视,闺蜜思语。

  主卧里是双眼紧闭的钱文,在一点点完善心中的计划。

  中间蒋南孙和朱锁锁出去了一趟,可是没有打扰到钱文。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慢慢黑了,钱文心中的计划也有了雏形。

  “安仁,吃饭了!”蒋南孙在门口叫他。

  “哦,知道了。”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饭还是两女一起做的,钱文对朱锁锁到了声谢,就开吃了。

  到了晚上朱锁锁一看天太晚,以回去不安全为由,和蒋南孙一起睡。

  在蒋南孙抱歉的眼神中,他摆摆手,没有在意。

  就是没有朱锁锁这个大灯泡,他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动作。

  今天床上的东西都铺齐了,安安稳稳睡觉。

  而蒋南孙的房间,灯光在凌晨才暗下。

  清晨,两女已经先后起来了,钱文给她们做了,早餐,吃完东西,他和蒋南孙拥抱了一下,各忙各的去了。

  朱锁锁对他的态度还是老样子。

  开车到公司,在刚才他就接到了赵冰韵秘书的电话,告诉她股东大会九点半开始。

  现在接近九点,陆陆续续的白领,高管都在往各自的公司赶。

  他慢慢悠悠的向设计部走去。

  进入设计部,里面人已经到了大半,大部分都是昨天参加了他短会的。

  见面就热情的打招呼,他也给以回应,就是有一两个没有参加短会的也提前知道了消息,面带微笑打招呼问好。

  还算好没有出现,鸦雀无声的场面,那样他会很尴尬的。

  还没往里走几步,赵冰韵秘书就小跑的来到钱文身旁,“章副总,您的办公室已经安排好了,请跟我来。”

  钱文点点头,和附近同事打了个招呼,就跟着赵秘书前往办公室。

  办公室和洪天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差不多,也是以绿植,实木为主。

  “章副总,董事长说您喜欢这种风格,我们就简单的布置了一下,您看还有什么要改的地方。”赵秘书,手握黑皮本,随时打算记什么。

  石群经理也悄无声息的站在一旁,等待吩咐。

  “挺好,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