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0章 她来了

作品:阿吱,阿吱|作者:Uin|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7-22 03:22:22|下载:阿吱,阿吱TXT下载
  第二天中午,何沣过来敲谢迟的房门。

  谢迟不答应,何沣直接推门进来掀开她的被子,“怎么还在睡?”

  谢迟怒了,冲他一顿吼,“随随便便掀别人被子,无耻、下流、没礼貌。”

  何沣看着她狂躁的模样,“你怎么了?”

  “我要睡觉。”她夹着被子背过身去,“出去。”

  何沣坐到床边,谢迟往里头挪了挪,贴墙躺着,何沣伸长手戳了戳她的背,“欸。”

  谢迟拉起被子将自己蒙住。

  “都几点了,别睡了,外面这么吵你能睡着?”

  谢迟不吱声,也不动弹。

  “找了山下的杂耍,还有戏班子。”何沣又戳戳她的腰,“我还给你准备了新衣服,特漂亮。”

  谢迟冷笑一声,“你不是说今天要把我关在屋里不放出门的吗?你不怕我找事啊。”

  “你起来,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找事。”

  “我不去,带她去吧。”

  “谁啊?”

  听听啊,还是人吗?装什么傻?

  “问你话呢。”

  “宋婉呀,人家温柔可爱,还特别崇拜你。”

  “宋婉是谁?”

  “……”还装,谢迟转身瞪着他骂了一句,“混蛋。”

  “骂我干嘛?一大早吃了火.药一样,我做什么了?”何沣忽然想起刘老四塞给自己的女人,他笑着往床上爬,将她身体转过来,“你吃醋了?”

  谢迟推开他,“谁吃醋,好笑。”

  何沣见她脸上慌乱的小样子,心里更加高兴,“他们都叫你少夫人,你当真了?”

  谢迟想抓枕头砸他,可床上已经没有枕头了,她从褥子下拿出昨日何长志送给自己的刀。何沣翻身下床,站到远处,“你这么凶,山下的男人能吃得消吗?”

  “关你什么事。”

  “也就我能治得住你,留在这给我做小老婆吧。”

  “你还想要多少老婆?”

  “不多,十个就好。”

  谢迟将刀鞘砸向他,何沣接住,随手放在桌子上,“越说越来劲,你伤不了我,把刀放下,别刺到自己。”

  谢迟一脸不悦。

  “大嘴有家有孩子,不能时刻陪着你。昨天送来的那个给你做贴身丫鬟,你们年纪相仿,谈得来。”

  谢迟抬眼看他,“她不是送给你的吗?”她停顿一下,嘟囔着,“你昨晚没有和她……”

  何沣懂她的意思,“她不配。”

  谢迟低下脸,胸口一团气瞬间通畅了。

  “有什么服侍不当告诉我。”刚说完,何沣又补上一句,“算了,用不着告诉我,你这脾气有人家小姑娘受的。”

  “……”

  何沣朝她走过来,突然俯身,谢迟往后躲,何沣趁她不注意,抽走了她的刀,“这个我先拿走了。”

  “那是二叔送我的。”

  “你这二叔叫的挺顺口嘛。”何沣背着手凑过来,脸靠近她的脸,“这么喜欢随我叫,什么时候随我一起叫爹?”

  谢迟一脚踹开他。

  何沣抚着肚子,“脚力不错,看来是快好了。”

  “还给我。”

  何沣转了转刀,“来抢。”

  “无聊。”

  “快起来。”何沣玩着刀吊儿郎当地出去了,“赶紧梳洗,换上漂亮衣服出来,别给老子丢人。”

  “……”

  何沣刚走,王大嘴抱着衣服进来,“瞧瞧少当家开心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王大嘴走到床边,“我看见那个新来的丫头了,说要给少当家的做小老婆?那帮男人成天就想着三妻四妾,还好我当家的又穷又丑,没人盯上他。”

  “听说昨晚那丫头等一夜,坐房门口睡着了,哪料少当家在外头喝酒今早才回来,不仅不要她,还把她支来服侍你,笑坏我了。”王大嘴与谢迟朝夕相处,自是向着她的,“你别担心,我们少当家不花心,对女人没那么多心思。而且她也抢不着,相貌条子都不如你,也不像你似的有文化,最多也就做个暖床的。”

  “他娶多少都不关我的事。”谢迟嘴上硬着,心里却有种莫名的舒畅,她坐到床边,“我跟他没关系。”

  “你是还想着离开山寨吧?”

  “嗯。”

  “哎,不是婶婶劝你,下山你也说不了好婆家啊,女儿家没了完璧之身,日后要遭男人嫌弃的。找个不三不四的人,还不如跟着少当家。”

  “……”谢迟急忙解释,“我……我是。”

  “是什么?”王大嘴怔愣片刻,“是个雏儿?少当家的没碰过你?”

  谢迟觉得脸上发烫,点了点头。

  王大嘴笑的前仰后翻。

  谢迟看着她巨大的嘴,脸更红了,“……你别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王大嘴揽住她的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那他天天跟你待一起干嘛?半夜还老钻进来,干说话?”

  “嗯……”

  “少当家血气方刚的,不应当啊。”

  “反正……没有那个。”

  “要不要婶婶教你几招御夫之道?保管拿的他死死的,下不了你的床。”

  “……”谢迟推开她,“不用不用。”

  “瞧瞧羞的,难怪他们都爱调戏不经事的小姑娘,我看着都想怜爱。”

  “……”谢迟无奈,“别说了婶婶。”

  王大嘴拍拍大腿,站了起来,“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咱们换新衣服,今天外面热闹的很。”

  “客人都到了吗?”

  “差不多了。”

  “青寨的人也都到了?”

  “早到了,一会都开席了。”

  宋婉揉着眼睛进来,哈欠连天,“阿吱,少当家不要我,让我跟着你,少夫人是没戏了,以后你可不要欺负我啊。”

  王大嘴笑着看她,“她脾气很好的。”

  谢迟心情不错,这个宋婉天真可爱,有话直说,不像是什么有心机的人,她对她并无敌意,“你刚睡醒吗?”

  宋婉懒懒地靠着桌子,“是啊,可把我困死了,早知道不等了,我这腰都疼。”

  “那你坐会吧。”

  王大嘴扶着谢迟上轮椅,宋婉随口问一句,“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去打点水,待会我把事情跟你交代交代。”王大嘴不舍谢迟,更不舍何沣给的大洋,“明天我就不过来了,丫头,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放心吧。”宋婉眯着眼懒懒地笑,忽然问道,“对了,一直守在院门口那个男人是谁啊?”

  “陈峥啊。”王大嘴推着谢迟往外走。

  宋婉跟上去,“他多大了?娶妻了吗?有没有兄弟姐妹?父母还在吗?”

  ……

  外头锣鼓喧天,人喊马嘶。

  何沣往大堂去,一路眉飞色舞,想起谢迟那个别扭样就觉得十分痛快。

  大堂门口挤满了人,有的在摆桌赌博,有的在喝酒划拳,还有的围着姑娘动手动脚。

  他们见到何沣纷纷停下来打招呼。

  堂里人已经喝上了,何长志正在门口敬酒,见何沣一个人过来,凑过去问:“你那小媳妇呢?”

  “在屋里。”

  “还睡着呢?”

  “刚醒。”

  “说好的陪二叔不醉不归。”

  “女人家喝什么酒,我陪你喝。”

  何长志看向旁边的兄弟,“你瞧见没,还没成亲都护上了。”

  何沣还没来得及提酒杯,裴兰远神色凝重地来找他,把人拉到偏处。

  何沣见他面色不对,“出什么事了吗?”

  “刚才老金来找我,说矿上出事了,死了两个人。”

  “怎么回事?”

  “具体不清楚,我现在下去看看,你就别去了,今天客人多,你陪他们喝酒。”

  “一起去吧。”

  “不用,有什么事我让人上来通知你。”

  “毕竟闹了人命。”何沣拍他的背,“走了。”

  ……

  宋青桃被宋蟒拉上来给何长辉祝寿,送完礼,闷闷不乐地离开。刚走到寨门口,遇到牵马的何沣和裴兰远。

  她故意从他面前晃过去,不料何沣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她有气出不去,心里堵得慌,主动叫了声:“三哥哥。”

  何沣闻声望去,见是宋青桃,语气凉薄,“怎么了?”

  “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何沣跨上马,“没有。”

  裴兰远笑着上马,“青桃,我们现在有事情,等回来再说。”

  “不行。”宋青桃拦在马前,“听说刘四叔送了你一个女人,你还收下了。”

  “让开。”

  “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何沣不理她,直接驾马走了。

  “三哥哥!”

  “何沣!”

  ……

  谢迟刚梳洗打扮完,准备出去。

  守在门口的陈峥拦住了她。

  “何沣让我去看戏。”

  “刚来人通知,少当家的让你待在院里,不许出去。”

  “……”

  宋婉一脸笑意,明目张胆地打量着陈峥,陈峥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转过身去,看到远处赶来几个穿戏服的人,“来了,那是椿班的人,少当家怕你无聊,提了三人单独给你唱。”

  谢迟没办法,她又不能冲出去,只好回院里。

  她看戏很挑,再加上心里有事,一句都没听进去。倒是旁边的宋婉看的津津有味,抬着手还学起那旦来。

  陈峥也在一旁看着,宋婉悄悄凑近,与他聊天,“你每天都守在这里?”

  “嗯。”

  “不累吗?”

  “不累。”

  “很无聊吧?”

  “还好。”

  ……

  外头吵了一天。

  傍晚,宋青桃醉醺醺地来到何沣院子门口,被陈峥拦下来。

  她左手持枪对着陈峥,“让开。”

  陈峥虽怕,却更不敢放行,“宋大小姐,您今天就算要打死我我也不能让您进去,少当家下了令,我也没办法。”

  “你让开,我不想跟你动手。”

  “大小姐,真的不行,您回去吧。”

  “你让不让!”

  “不让。”

  宋婉抱着被子从东面走到西面,刚好被宋青桃看到,她冲她大喊,“你给我过来。”

  宋婉不明所以地走过来,“叫我?”

  “你是昨天送给何沣的女人?”

  “是啊。”

  宋青桃打量着她,忽然抬手要把她拧出来,宋婉用力甩开,赶紧躲到陈峥身后,“你谁啊?动手动脚的,粗鲁。”

  陈峥护住宋婉,“大小姐,您别为难我,这院里的人,您一个都不能动。”

  宋青桃红着眼,故意朝里头大吼:“我看你们能躲到什么时候!”

  谢迟正在屋里写字,听到声音,笔尖顿住,墨在纸上晕出一大片黑。

  终于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