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九章 主和派被萧琦骂哭了! (感谢各位大佬的票票)

作品: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作者:做翻身梦咸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6-22 02:40:14|下载: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TXT下载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意外总是无处不在。

  这次查抄苟放春家的时候,就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倒不是什么坏事,对萧琦和常胜营来说,却是件好事。

  常胜营在查抄苟放春在城外的一处大农庄的时候,竟然把一直找不到下落的前任左相邵庆才一家抓了个正着。

  这邵庆才知道萧琦不会放过他,竟然一直悄悄的躲藏在苟放春在城外的农庄之中。

  这次因为张秀直接在朝堂上杀了苟放春,而且很快就请旨对苟放春抄家灭族,连苟放春家中的人都没有得到消息,全都被抓住一个都没跑了。

  更不要说一直躲在城外农庄中的邵庆才一家了。

  张秀得知邵庆才被抓到之后,马上派了城外的一千常胜营的步军进驻那个农庄,把邵庆才一家全都捆起来关在了几间房中,等萧琦回来再做决定。

  这些朝中的那些主和派不干了,那邵庆才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曾经的一品左相。

  虽然最后被萧琦以通敌卖国灭了门,但是这货在京城可是告病还乡的。

  皇上都没治他的罪,你们常胜营这些武夫怎么就敢说抓就抓!

  而且看这意思还想把抓住的邵庆才这些人,全都杀死才解恨。

  这些主和的文官本来就跟邵庆才走的近,再加上这可是原来的一品左相,怎么能让那些贼配军说抓就抓。

  武将必须对文官恭敬,文官能定武将的生死,这可是大宋开国就定下来的国策。

  这特么常胜营这是要翻天么?

  如果这次被常胜营开了头,那以后文官在武将面前还怎么能挺起腰杆来!

  这些人赶紧相互串联,在第二天早朝一起求赵眘下旨命常胜营放人,还要赵眘把那些抓邵庆才一家的军兵都抓起来治罪。

  赵眘听了很是为难,心说:还特么的想把抓人的治罪?就是我说让常胜营放人,他们放不放都两说呢。

  再说常胜营刚在京城打了个胜仗,把那些辱我大宋的金人给杀了,你们这时候让我治他们的罪?治什么罪?保护大宋有罪么?

  这帮大臣才朝堂上吵吵来吵吵去,最后赵眘没了办法,只好让人把张秀找来商量。

  张秀到了朝堂一听,要让她把邵庆才一家给放了,当时就不乐意了。

  自己男人可是找这一家子好久了,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了怎么可能放!

  看那些大臣在那里吵吵个没完,说什么邵庆才劳苦功高与国有大功,必须要放了,不然他们拼了性命也要去救邵庆才出来。

  张秀火了:“你们谁觉得他邵庆才劳苦功高,愿豁出性命救他的。

  现在可以带着你们的兵将去了,那农庄只有一千常胜营军兵,还都是新兵,不用怕,快去吧!”

  朝堂上刚才还乱糟糟的,她这话一说,顿时变得落针可闻。

  这帮家伙傻眼了:你张秀不按套路出牌啊!俺们只是表达心中的不满才那么说的。

  带人跟常胜营打仗?

  那得多沙比!

  张秀看赵眘在龙椅上也是面色尴尬,连忙朝赵眘行礼:

  “父皇,女儿已派人快马去追我夫君去了,想必这时候我家官人已经得到消息赶回,这事情还是等我夫君回来再做决定吧!”

  赵眘听了顿时点头:“此事还是等镇北侯回来再议吧,退朝!”

  张秀回到家里,赶紧让永嘉执笔她口述,给萧琦又写了一封信,把这里的事情跟萧琦说了,派家丁一人双马赶紧给萧琦送了去。

  萧琦得到消息正往回赶呢,在半路又接到了张秀的书信,看了信之后顿时大怒。

  特么的,这南宋的投降派很是嚣张啊!

  真的以为老子就不敢把你们全都杀干净么?

  当下写了一封回书,在信中说了在自己回去之前,他们应该怎么做,交给那家丁让他辛苦些送回去。

  张秀得到萧琦的回书,马上就照着上面说的去做了。

  萧琦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让她按照以前的老办法,从军营中挑出那些能说会道的军兵,去茶楼饭馆讲邵庆才投敌卖国的事情。

  重点就说当初邵庆才派人偷袭楚州城,打算把楚州城先给金人,使得常胜营白白死了几千勇士的事情。

  萧琦这次也打算给那些文官来个狠的,你们不是说什么常胜营居功自傲行事太霸道么?

  老子这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霸道!

  因为萧琦还带着二百步军,临安城那边的情况并不危急,所以他也没有领着一百骑军先赶回来。

  而是三天后带着三百骑步军一起回到了临安城。

  第二天早朝,萧琦去了朝堂,带宫门口碰到了虞允文。

  虞允文小声劝萧琦:驸马啊,那邵庆才一族人已经被杀的就剩这一家几十口了,不行就算了吧,反正他已经告老还乡,以后也不会再是你的威胁。

  萧琦可不这么认为:“虞大人可曾想过这些人为何要帮邵庆才?

  他们才不在乎那邵庆才是死是活,那些人只是不想武将能治罪文官而已!

  别人我不管,但是跑我萧某人这里找存在感,他们得有好牙口才行。”

  虞允文听了没再多说,他其实也明白那些文官这么折腾是为了什么,之所以他要劝萧琦。

  一是觉得萧琦确实是大宋不可多得的猛将,而且还是文人出身,跟那些文官有和解的基础。

  二就是担心萧琦把这些文官都得罪狠了,以后会被这些人联合起来给他下套,这人哪能一直不犯错,哪天萧琦有个破绽被抓到,被这些人黑刀刺中要害。

  那大宋岂不是又会出现一个岳飞一样的冤魂!

  到了朝堂上,萧琦根本就不搭理那帮人,只是站在那里听着这些人对他常胜营的围攻。

  说什么他们这些大臣的命令,常胜营根本就不听了,常胜营快变成萧琦的私军了巴拉巴拉。

  还有说常胜营太霸道了,说抓人就抓人,干脆让常胜营入驻刑部算了。

  萧琦在旁边站着一声不吭,那些人开始还慷慨激昂,后来发现不能再闲扯淡了,再闲扯一会儿那镇北侯就要睡着了!

  于是都向赵眘请旨,请皇上下旨让萧琦赶紧放人。

  赵眘在上面坐着,看着萧琦根本不搭理这些嗷嗷叫的大臣们,心里悄悄给萧琦点了三十二个赞。

  不愧是世外高人的弟子啊!啧啧!看人家这养气功夫!

  为毛我每次都被这些玩意气的不行捏!

  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萧琦是怎么怼这些文官的,赵眘心里还是想着萧琦能狂怼这些大臣的。

  因为这帮家伙总是联合起来为难自己,他真盼着萧琦能把这些人怼趴下,最好能怼出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就完美了!

  于是就问:“镇北侯可有什么话说么。”

  听到皇上问自己,萧琦不再装睡,出来向赵眘行礼道:“陛下,臣有一事不明想请陛下解惑。”

  “何事不明,镇北侯且问来。”

  “陛下,为何我常胜营的军兵杀死辱我大宋的金人,还不辞辛苦,在街上帮着维护京城治安。

  却被他们说霸道,还要陛下治罪他们,而那些金人当初在京城纵马,踩死我大宋百姓。

  他们却要陛下不要追究,还说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

  陛下,我大宋那么多汉人难道就找不出人才了么?

  为什么这朝堂上的重臣,一定要用这些金人的亲生儿子?”

  赵眘呆了!

  那些大臣也惊呆了!

  刚才还慷慨激昂的那些人羞愤欲死,这萧琦这话太毒了有木有!

  哪有你这样在朝堂上这么骂人的?你不讲武德!你耗子尾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