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9章 牛头山下第一首富!(2)

  “要是她外祖家不出事,她爹娘不死,她哪里会是今天的境况?”

  “她外祖家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天灾哦,她生下来那年,她外祖家的村子被洪水冲走了大半,十来年过去了,她外祖那一族的三十几户人家,连尸骨都没寻到。”

  “外祖全家没了,后来爹没了,亲娘没了,哥哥也不怎么管她,唉——”

  “真是可怜啦。”

  人们说着柴三姑娘可怜,瞧着罗公子的表情越发嫌弃。

  罗公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柴大公子安慰着他,将他劝进宅子里去了。

  又亲自追出了宅子,来寻他妹妹。

  人多,车架多,热闹得很,哪里还找得着?

  气得他直跺脚。

  宅子门口的事情,传到了后院中,柴二老爷气得脸都青了。

  “活该她得了怪病被男人甩!”柴二姑娘跳脚大骂,“罗郎偏要娶我,这也怪我?”

  李玉竹他们,陪着柴三姑娘回到骡子车上。

  “今天多谢你们。”柴三姑娘从一盒子元宝中,捡出了一百二十两给了李兴安,捡出了五两给了李玉竹。

  一堆大小元宝堆在自己的袍子上,李兴安激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快两月了,他才看到元宝。

  不过,贵公子的矜持,让他忍住了去亲元宝的冲动。

  “咳咳——”他轻咳一声,“客气了,柴三姑娘。”

  说着客气,他不客气地将元宝全塞李玉竹的背包里去了。

  他没有衣兜,装不下这么多的钱。

  不管怎么说,有钱是件高兴的事情。

  可一转头,他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穆元修,脸色又不好看了。

  这小子比他多十两!!!

  他还不是牛头山最富有之人!

  “柴三姑娘,接下来你怎么打算?”李玉竹望着眼前的女孩子问道。

  她发现这姑娘拿到嫁妆之后,并不高兴。

  眼泪就没有停过。

  “先给我外祖一家上坟,再给我爹娘上坟,明天你再到桃花村柴家宅子找我吧,今天我没心情看病了。”柴三姑娘抬起袖子,抹着泪水。

  李玉竹没听明白,“你外祖一家……,他们都不在了?”

  “我刚出生那年,一场洪水,将半个村子都冲没了,我外祖父外祖母,我舅舅一家子,我三个堂舅一家,我堂外祖一家……,三十几户人家,一夜之间全没了……尸骨都没找到,我拜的只是衣冠冢。”

  李玉竹心里一沉。

  难怪这姑娘的亲娘,会改嫁给自己的小叔子了。

  骡子车走到桃花河村的柴家宅子,李兴安取了推车带着李玉竹回牛头山。

  穆元修依旧跟着他们。

  想到这家伙比自己有钱,李兴安心里就十分不爽。

  “穆邻居,你没什么事吗?不去村里窜窜门?”

  “不去。”

  “打猎挺不错的啊,你不去打猎了?”

  “没带弓箭。”

  李兴安生气了,阴魂不散了?

  他将推车转了个方向,“我们不回牛头山了,你自己一个人走吧?”

  穆元修看了眼天上,又看了眼李家新屋那里,“太阳快下山了,盖房子的人也全都回家吃晚饭了,你们还要去哪儿?”

  李兴安,“……”

  在南山坡北山坡两条道的交叉口,穆元修没和他们同路了,转道往南山坡走去。

  “总算将这小子甩了,呼——”李兴安呼了口气。

  李玉竹好笑道,“你就这么不待见他?他没惹着你吧?”

  “怎么没惹着我?要是没有他,我就是牛头山第一富豪。现在,我只能屈居第二。”李兴安垂头丧气。

  原来是为这事?

  李玉竹笑起来,“三哥,咱家的房子差不多盖好了,我看这两天就能搬过去了,你不是牛头山上的人了,不用跟他比了,你跟山下的人比,你是牛头山下第一富豪了!”

  李兴安一怔,对呀,三妹妹真聪明!

  “对对对,我是牛头山下第一富豪!”李兴安哈哈哈一笑。

  兄妹二人回到山洞口,正好赶上吃晚饭。

  晚饭已经做好了,三个清炒菜,再便是野菜粥,还有烙饼。

  谁做的?

  李玉竹问了大郡主。

  大郡主淡淡挑眉,“是大嫂。”

  居然是薛氏?

  李玉竹很意外,每回要薛氏做饭,薛氏总是各种嫌弃各种找理由。

  她还以为薛氏不会做饭呢。

  “大嫂,晚饭好丰盛。”李玉竹朝她点了下头。

  人嘛,要多鼓励。

  薛氏看她一眼,没什么表情说道,“一家子都在忙,我也不能坐等着吃闲饭不是?”

  她其实不想做饭,她怕庐陵王妃将她赶走。

  一家子围坐在桌边吃着饭。

  今天得了不少钱的李兴安,高兴地说着出行的收获,还将柴三姑娘的故事,说给了大家听。

  “难怪了,没爹没娘,可不就受人欺负么。”庐陵王妃叹了一声。

  她看一眼自己的儿女们,想到自己的成长过程,还好,她孙儿孙女都有了,父母还活着。

  她身体还健康,还能护一下儿女。

  薛氏想到自己的父母,还有那紧闭的大门,心里苦笑一声,父母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果果吃着李玉竹喂的米糊,眼睛一眨不眨瞧着身旁的薛氏。

  表情清冷。

  薛氏身子动一下时,她又飞快将头扭过去看李玉竹。

  “好好的,怎么叹气了?父王,母妃,该庆贺才是啊,我今天得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发财了呢,咱们想想,怎么庆贺吧?”李兴安笑着道。

  表情相当得意,只差没跳起舞来。

  “哟,有钱了不起啦?”二公子睇他一眼。

  李兴安嘿嘿一笑,“没错,有钱就是了不起,老二你没钱,你怎能体会有钱的快乐?”

  “哼!”

  “呵!”

  两人互相嫌弃瞪一眼。

  看着儿女们渐渐有了出息,日子渐渐好起来,庐陵王很是欣慰。

  他捏着两根小胡子,说道,“山下新屋基本盖好了。刘瓦匠说,再晒两天太阳等墙上的夯土干些时,就可以搬下去了。”

  “……”

  “新家得有新气象,一些床啊,柜子啊,桌子椅子啊,得着手办起来了,这都得花钱。老三说要庆贺,不如等搬进去后,办个乔迁宴吧。”

  ------题外话------

  马上快一千收了,到一千收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