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7.你教我……洗澡!?

作品: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作者:酉卒日天|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1-06-18 00:57:11|下载: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TXT下载
  牛仁义应付完记者回更衣室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

  他能顺顺利利的回来,不是因为记者放过了他。而是被一众保镖从记者的围堵中给解救了出来。

  这群保镖有几个是牛仁义眼熟的,他们给御坂真白当过保镖和牛仁义照过面。有部分还和牛仁义切磋过,教过牛仁义几招。

  在他们的解围下,牛仁义才得以逃出生天。

  回到更衣室的第一件事他首先是想和御坂真白道个谢。

  他着实是讨厌被记者问东问西,要是没御坂真白派人来解围,天知道牛仁义会不会被那群无良记者给围多久?

  比较费解的是更衣室里并没有女孩的身影,这在牛仁义看来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真白这姑娘傲娇的很,派了保镖解救自己,难道不应该在更衣室等自己对自己邀功吗?

  或许是去了卫生间?

  这般想着,牛仁义又打量起整个更衣室,想看看京都三中的一众队员到齐了没有。

  要是到齐了,他打算集体警告一下这群小崽子,今天看到的事,不管是御坂真白的还是关于萧薰儿的事都别乱说。

  令牛仁义啼笑皆非的是这群娃到齐是到齐了,但一个个正哭的双目红肿。

  尤其是秋道丁真,似乎哭得尤其厉害,牛仁义进了门还在哭,拿着奖牌的手甚至还在颤抖。

  坂本一辉这被自己骗来打棒的武术狂人也没好到那去,仰着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也不知是想什么,会露出这么一副表情。

  看众人的情绪都没缓过来,牛仁义摇摇头旋即走向浴室打算洗个澡后在集体训话。

  就在这时,牛仁义感知到了身后有什么东西正朝着自己飞来。

  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如果自己不躲,那飞来的东西就会砸在他的背上。

  于是乎,他本能的一躲。

  然后那本该袭击他的东西虽没砸到他却丢到了胖子的脑门。

  “诶呦!”

  胖子捂住脑袋,又是一阵惨嚎。

  “是那个混蛋啊,胖爷我招你惹你了。”丁真拿起袭击自己的罪魁祸首——一废纸团。

  牛仁义哭笑不得的看着胖子,眼睛又旋即扫向扔纸团的罪魁祸首。

  把胖子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竟是萧薰儿。

  “你干嘛呢,拿纸团丢我。”

  刚才牛仁义进更衣室前,和女孩儿其实已照过一面,牛仁义告诉萧薰儿等自己完全空下来还得再等等,大约还有半个时辰他们才能会回下榻的酒店。也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客栈。

  对此,萧薰儿点头了。而既然都点头了,这现在忽然又拿纸团扔自己是为什么?

  “你先过来。”萧薰儿躲在更衣室的门后对牛仁义招了招手,脸蛋有些微红。

  “什么事啊?”

  “总之你先过来,这里面的人都光着身子你让我怎么进去……”

  “额……”

  犹豫了片刻,牛仁义来到更衣室外。

  身后是一群聒噪和好一阵交头接耳。

  “刚才有人给了我这套衣服,我看应该和我的尺寸差不多。所以我想问一下这里有女子浴室吗?有的话可以让我洗澡一下吗?”

  萧薰儿拿出一套刚入手的衬衣短裙红着脸道。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失礼,但作为一个女生她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

  穿越前,她由于练剑已出了一身大汗。然后因为下雨又淋了一身雨。

  这身上本就黏糊糊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到了这后,酷热的天气又逼的她再次出了身汗。

  眼下,汗上加汗。

  坦白说,萧薰儿现在都能从自己身上闻到股饭馊了的味道。

  “额……你等一下。”

  牛仁义捏了捏下巴,也意识到了女孩的难处。由于女孩总这么穿着自己的衣服的确太拉风。所以他先前也拜托了随队的老师到他的应援团借一套应援团的衣服。看模样,老师这是已经借来并给了女孩。

  “你稍等一下,我现在就找一下工作人员问一下有没有女子浴室,有的话,等会我还得来教你一下到底怎么洗。”

  “你要……教我怎么……洗?!”

  萧薰儿美眸大睁,立即曲解了男孩的意思。洗澡这东西,牛仁义教她?

  “你别误会哦,不是那个意思。放心,我没那胆子。而是你们那里的浴室和我们这边的不一样。”

  牛仁义扶额,哭笑不得的解释。

  解释了一番,发现终究是解释不同。

  最后他干脆是用行动证明一切。

  随后的五分钟他先是找到了体育馆的工作人员,询问了体育馆这里有没有公共浴室。

  在确认了公共浴室的具体的位置后。

  为了让女孩不出丑,他又拿出了手机用视频教学的方式给女孩讲解了现代浴室该如何使用的方式方法。

  眼瞅着牛仁义拿着一块玻璃竟能给自己放映像,萧薰儿的世界观也是再次被颠覆。

  玻璃能放影像,这怎么可能!

  …………

  …………

  “往左是热水,往右是冷水,压下去就是停,扳上来是出水,在浴室里面也一定有这种装置,所以你试试看这个水龙头。看看会不会用。”

  牛仁义用视频简单的指导了女孩一下,随后就来到公共洗手台,打算让她用水龙头先实操。

  所幸这个异界人只是没见过,并不是智力有障碍。

  只看她演示一遍就已经学会操作,脸上掩不住那股子好奇。

  “然后这个是洗手的……压这里就会出来,抹在头发上会有泡泡,把泡泡冲干净就好了。然后这个用来洗身上,相当于皂角,也是抹上去冲洗干净就行……”

  牛仁义又用洗手台的公共洗手液做了一番简单教学。

  这时牛仁义又顿时想起了等会儿女孩如果要上厕所该怎么办的问题。

  为了一劳永逸,牛仁义在确认了男卫生间没人后,就把女孩带到了男卫生间又给她示范了马桶的使用方法。以及上厕所时需要把单间门锁上的须知。

  见她点头,牛仁义便想带着她离开卫生间。

  谁曾想,萧薰儿这丫头学的到也快。这牛仁义刚转身的功夫,啪的一声就把卫生间的单间门给关了。看样子,这显然是已憋了许久。

  牛仁义哭笑不得,因为这个原因他却是忘了给萧薰儿普及一个最重要的生活常识——在现代厕所也就是茅厕是分男女的。

  由于这疏忽,这直接致使了后文的又一个经典桥段。

  具体是如何的,暂且不表,却说牛仁义把小解完毕的萧薰儿带到女子公共浴室。

  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牛仁义干脆在隔壁的男汤也洗了个澡。

  十五分钟后,牛仁义从浴室出来。在女子浴室门口又等了约莫十五分钟,萧薰儿也从女子浴室出来了。

  和之前不同,女孩洗浴后俨然变成了一个现代淑女。

  唯一别扭的也就是女孩那双绣花鞋,和现代的着装相当不配。

  “等过会儿,我鞋店再给你卖一双新鞋。你这双鞋能给我吗?”

  左右打量了女孩一番,牛仁义对萧薰儿提议——此刻的他忽然很好奇女孩穿得这身衣服算不算是古董,要是是的话,他觉得妥善收藏很有必要。

  他隐约记得明代一款品相不错的绣花鞋,市场价可是高达六七十万软妹币。

  他倒不是为了钱,而是怕女孩嫌脏给就地扔了。这不就浪费了吗?

  萧薰儿洗了澡后只感觉神清气爽,见后者要给自己买新鞋换自己的旧鞋,她倒也没多想。

  她现在更好奇的反而是牛仁义手上的那块“玻璃”。心里正盘算着那块玻璃自己有没有可能买下来。

  (那块玻璃能播放影像,这要是放到斗气大陆。没两千万金币绝对拿不下。真的想亲自用一下,可到底该怎么开口呢。)

  女孩心事重重的想着,一旁的牛仁义则盘算着到底该怎么从萧薰儿手上忽悠出斗气法诀。

  两人各怀鬼胎的回了更衣室,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牛仁义把萧薰儿再次留在了更衣室外。

  进入屋内,御坂真白依旧不在。

  丁真这胖子哭是不哭了,但正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奖牌傻笑。

  坂本一辉在旁则如同沉思者一样凝视着奖牌做沉思状。

  这一胖一瘦一起做如此深沉的动作,画面实属逗逼。

  见随队老师和教练林新一也不在更衣室。

  牛仁义不由开起了胖子的玩笑:“丁真,你这是被纸团丢坏了脑袋还是在想奖牌准备送给谁?”

  前文说过,秋道丁真是他的御用捕手,同时家里开餐饮店的他,父母和牛仁义也是合作伙伴。

  在牛仁义提供技术指导和配方的基础下,两家人也获得了双赢。牛仁义目前账户里百分之六十的钱,都来自秋道家的分成。

  而这个胖子也没什么大缺点,就是有些贪嘴。

  185的身高却有220斤的体重!这也是御坂真白对其厌恶的主要原因。

  用真白的话来评价丁真!

  两字——油腻!

  和真白的厌恶相比,牛仁义到觉得丁真是个实在人,该训练时就训练!该吃苦时就吃苦!

  去年的时候,牛仁义曾记得丁真曾说过要把胜利献给喜欢的女孩子。

  也不知道到底是那家女孩被秋道丁真看上了?这看着奖牌在不断傻笑,八成就是YY女孩收到他奖牌后的模样。

  秋道丁真瞥了他一眼,表情有些生无可恋:“没机会了,我最喜欢的人今天都主动献吻了!我的青春啊!”

  说罢,语气中还带上了哽咽。

  “你……你……喜欢御坂……!”

  牛仁义反应过来后大惊失色,他还真没想到自己的搭档竟然有气魄喜欢御坂真白。

  他难道没看出真白最讨厌胖子!?

  秋道丁真白了牛仁义一眼,说:“怎么着,就只准你喜欢啊。你不是说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是好癞蛤蟆吗!”

  (我那是鼓励你勇于进取,而不是让你不自量力!)

  牛仁义在内心疯狂吐槽,而另一边秋道丁真却继续口吐惊言:“我不管,你现在小樱经理和御坂经理一起踩,然后刚才还和那个中国师妹出去厮混,左拥右抱都来不及了。所以你的应援队副队长必须介绍给我认识。我保证这暑假我一定好好减肥,不给你丢人!”

  “你……算了吧……丁真……生命很宝贵,且行且珍惜。北原家不是那么好惹的。我师傅就算不管,他姐姐也会把你宰了的。我不想看你变成手打小肉丸。”

  牛仁义口中的姐姐叫北原千花,对于此人牛仁义是望而生畏。

  他知道北原千花喜欢自己,但对这个女孩,牛仁义能做到的只能是畏惧喜欢!

  初识千花是牛仁义去道馆练习空手道时邂逅的。

  彼时,牛仁义需要有一些对等的陪练给自己升级用,所以就主动加入了京都三中的空手道社和剑道社。

  其中剑道社一个月最多去两三次,空手道社则几乎天天去。

  和棒球社不同,京都三中的空手道社在学校历来是强项社团,近十年来,该校在空手道团体赛事上就从没有跌出过全国八强。

  京都三中的空手道社能这么强,除了有好的生源,最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于学校社团的教练请的是名师。

  该名师在实力上达到了免许皆传。

  在日本的传统武术界,免许皆传代表着至高荣誉。

  皆传从字面意思很好理解,就是说这个流派所有的东西,你都学会了,全都传授给你了,所以叫“皆传”。

  免许的意思是,你的武技已经到了足够高的程度,和人打架时不至于给自己的流派丢人,无需事先经过师门许可,就可以用师门的名头争强斗胜,博取功名,称为“免许”。

  牛仁义在空手道上的老师,恰恰是日本极真空手道的免许皆传。

  这个流派的比赛,参赛者不穿任何护具,除禁止以手攻击头部和禁止攻击下阴外,其余部份均允许可直接攻击,不分体重级别。

  因为强硬,且规则限制的不多,牛仁义在这套规则下着实获取了不少格斗经验。

  从一开始的碾压同龄人到后来的以小欺大,牛仁义在挨揍和揍人中痛并快乐的快速刷着经验。

  由于在一年半前在学校社团就找不到对手,在老师北原秀次的要求下,牛仁义在国二的时候就开始到职业道馆训练。

  因为北原秀次的人脉,牛仁义的对手也从原本的中学生变为了高中生和成年人。

  而在他所有的过招对象里,北原千花是牛仁义唯二不敢碰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