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65章 你介意自己突然已婚吗?

作品:云安安霍司擎|作者:桃丽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6-11 14:51:51|下载:云安安霍司擎TXT下载
  能容纳上万人的主城广场上,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束用杏纸精心包装的鲜花,翘首以盼地朝着高台上看去。

  杏纸是戈塔森独有的手工艺品,做工相当精美。

  但由于产量少,价格昂贵,用杏纸包装好的礼物赠予他人,便越发能显示出送礼人的诚心与敬意。

  “云医生!云医生!”

  广场上的呼声越来越响亮,隔着几条街的距离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辆插着两面白曼陀旗子的豪车低调地停在路旁,车窗缓缓下降。

  “真的不打算下去和你的粉丝们近距离接触下?”

  宫妄支着下巴,玩味地问。

  一袭藕粉色鱼尾裙的云安安坐在他身侧,朝窗外看去一眼,入目所及之处皆是一片黑压压的人海。

  在面对异变衰老病都没有怂的云安安,这会儿突然就怂了。

  “别了叭,万一发生踩踏事件就不好了。”

  瞧着她明明就是怂了却还为自己找借口的模样,宫妄轻笑了声,“不止主城,东西南北四个城中万民请愿,想要见你一面,当面向你致谢。”

  这样的盛况,可以说史无前例。

  而且他们只是想见云安安一面,哪怕隔得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好,倒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宫妄便带着云安安过来了。

  不过……若是可以,他更希望她以另一种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

  思及此,宫妄的目光陡然幽深了许多。

  “那要不我还是……”云安安话未说完,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几乎是同时,宫妄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后,两人的脸色瞬时变得凝重起来。

  …王城。

  曼芙王后的身体自来不好,两年前一病到现在都不见好,这段时间更是愈发的严重,到了食不下咽,觉不能寐的地步。

  假如云安安再早半年来到戈塔森,或许曼芙王后的病还有治愈的可能,但她病得太久,早已药石无灵,只能靠针灸和药剂来吊命。

  云安安和宫妄匆匆赶回来,等候在门前的侍女立即行了一礼:“殿下,云小姐。”

  “到底怎么回事?

  我母亲为什么会晕倒?”

  宫妄皱眉问。

  “回殿下,不久前老陛下来过,不知怎么和王后吵了起来,王后气急攻心之下就晕了过去,刚刚才转醒。

  王后只说要见云小姐一人,还请殿下先在外面等候。”

  侍女作了个请的手势。

  云安安朝宫妄点点头,跟着侍女进了主殿。

  室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夹杂着薰衣草香的气息,宁神怡静,闻久了让人昏昏欲睡。

  金色床前拢着层层纱帘,曼芙王后就躺坐在那儿,哪怕窗户都开着,风也吹不到她。

  云安安一走近,纱帘就自动拉开了,等她走到床前才重新闭拢。

  “安安,你来了。”

  曼芙王后脸色苍白,声音虚弱无力,好在室内够静才听得清她说了什么。

  云安安看着她的面相,心口微沉。

  曼芙王后的病根在肝脏,最忌就是动怒伤心。

  到底是什么事,能把一向佛系的曼芙王后给气晕……她走过去坐在床沿,一手握着曼芙王后的手腕,若无其事地笑问:“是不是我今天没来烦您,您不习惯了?”

  “你要天天往我这儿跑,汪汪就该生我气了。”

  曼芙王后笑得促狭,因病失去了往日光华的脸庞上似乎都多了几分生动,但眼里残留的哀戚却无法抹去。

  “听说您今天和老陛下吵架了?”

  云安安想了想,直接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就她所见,老陛下宽厚仁和,曼芙王后温柔小意,两人同框永远只有撒狗粮,没有红脸红眼的时候。

  曼芙王后病重的时候,老陛下遍寻名医名药不说,还特地推掉了所有政务陪着她,非常照顾她的感受。

  云安安想不通,这样一对模范夫妻怎么会吵架?

  “其实我与他结婚至今,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

  曼芙王后苦笑,“安安,你医术高明,应该也看得出来,陛下的身体支撑不了几年了,汪汪迟早要继承他的位置。”

  云安安没有答话,静静地听着。

  “你也看见了,我虽是王后,但也改变不了要和其他女人分享丈夫的事实。

  这个位置给我带来的不是快乐,是一日比一日重的压力,压的我难以喘息。”

  曼芙王后面露疲累,“我只要一想到,将来有一天汪汪会跟陛下一样,为了巩固皇权,为了繁衍子嗣,娶了一个又一个他并不爱的女人,我都无法接受。”

  “如果可以,我宁愿他不当什么王储,至少还有自由选择爱情的权利。”

  “可惜我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想要为汪汪最后争取点什么,等到他能为自己做主的时候,我都等不到了……”云安安心底清楚,曼芙王后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但也正是因为她忧心的一切,病情才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这几个月里她和景宝蒙受曼芙王后的照顾,难得过了段顺心的日子,于情于理,她都该报答。

  “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

  曼芙王后病恹恹地低着眼,过了许久,她忽然道:“安安,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不知过了多久。

  主殿紧闭的门打开,云安安神情恍惚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宫妄还未离开,见她出来便走上前去,目光落在她脸上,温声询问:“你怎么这副表情?

  我母亲跟你说了什么?”

  好半晌云安安都没有说话,表情呆懵。

  直到脸颊被宫妄冰冷的手指轻轻掐了下,她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

  “昂,也没什么,就是……”云安安吞噎了下,明眸看向宫妄问,“宫妄,你介意自己突然已婚吗?”

  宫妄:?

  不久后,戈塔森国宴上。

  众所期待的神医云画挽着王储宫妄的手惊艳亮相,一清丽绝美,一优雅温润,如同画卷中走出的神仙眷侣。

  宫妄一手牵着云安安的裙摆,一手揽着她的腰带着她往阶梯下走,唇边的笑意难得有了真实的温度。

  当他们走近,众人才发现云安安裙摆上的花纹赫然是白曼陀。

  这是戈塔森的国花,亦是王储殿下的身份象征!霎时间,宴会厅中的气氛被推上了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