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61章 对你好,需要理由么?

作品:云安安霍司擎|作者:桃丽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6-11 14:51:51|下载:云安安霍司擎TXT下载
  可是这束光落到了戈塔森,却被栽赃陷害,污蔑成偷东西的贼……老陛下沉默了片刻,转头看向了六皇子。

  那一眼失望中包裹着冰冷,看得六皇子浑身的血液都被冻僵,打了个寒战。

  “父亲,我、我不知道她是……”“你平时任性跋扈,胡作非为也就算了,研究院是什么地方,你也敢在那里动手脚?”

  老陛下脸色沉沉,“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你刻意谋划的,就为了拖你哥哥下水?”

  六皇子手指发抖,还想要辩解,却被老陛下厉声打断:“我告诉你,你哥哥不但是我亲封的王储,更是民众心目中最配得上这个位置的人。

  除了他,这个位置没人能坐,你们最好给我趁早这个心思!”

  老陛下素来宽厚仁和,这还是第一次当众动怒。

  还半点不给六皇子脸面,直接戳穿了他那点隐秘不可告人的心思。

  同时也震慑到了那几个怀有异心的议事大臣,以及他们背后的人。

  “宫誉,你指责云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全国各地死亡病例不断上升。

  那么多条人命,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曼芙王后失望地摇摇头,“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六皇子站在他们的对立面,脸上火烧烧的,心脏却像是泡在冰水里,冷透了。

  他对云安安说过的话,无一遗漏地全都报应到了他自己身上。

  到头来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两天天后。

  六皇子宫誉被贬为贫民,名下所有财产由财政部长清点完毕后,全数作为赔款,赔给了云安安。

  戈塔森是域外最富饶繁荣的国家,宫誉身为皇子,什么都缺但最不缺的就是钱和房子,矿脉还有豪车这样的奢侈品。

  这些财产加起来的价值早就超过了那些药物的价值,可老陛下手一挥,眼也没眨一下的全给了云安安。

  是道歉,也是赔礼。

  当然了,云安安这样视钱财如粪土的人,能收下这些财产吗?

  她不仅收了,还收的美滋滋的。

  连同那颗和药瓶瓶子一起破碎了心,也被这笔巨大的财富完美地粘合好了。

  真香。

  就连巴特在看完财政部长给的财产清单后,都感叹了一句。

  “这些杀千刀的有钱人啊。”

  云安安听得好笑,“难道你不是吗?”

  别看巴特憨憨得要命,家里公司排名世界前二十强,母亲的哥哥是k国现任总统,他本人还是家里的独生子,迟早要回去继承家业的。

  如若不然,宙斯实验室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他离开。

  “对了前辈,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离开宙斯。”

  巴特放下清单,“您离开的前天晚上,实验室的物资船不知道被道上那支势力给炸了,教授他们都顾不上您这边。

  等顾得上的时候,您早就不见了,找也找不到。”

  宙斯自然是派人去找过云安安的,只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半点踪迹。

  云安安淡淡笑了笑,“谁愿意在火坑里待着呢,当然是要跳出来的。”

  除此之外,她没多说其他。

  巴特走后没多久,宫妄就过来了。

  他往房间角落扫去一眼,毫不意外,老陛下和马蒂斯那群人送来的昂贵礼物都被堆在那里,连拆都没有拆。

  “宫妄?”

  “景宝的状况好一些了,今天可以过去看他,你要不要一起?”

  宫妄收回目光,温声道。

  云安安眸光一亮,“现在吗?”

  宫妄点点头。

  云安安立刻扔下了手里的清单,转身去拿包包,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有些困惑地看向宫妄问:“宫妄,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

  “我救过你,你也帮了景宝,我们早就两清了。

  不过,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云安安也并不是无知无觉。

  从样本丢失后到真相大白,他似乎一直都是站在她这边的,丝毫没有过怀疑。

  否则也不会那么恰巧的找来巴特给她作证。

  可是,为什么呢?

  宫妄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眸子里铺着层温淡的碎光,像是映着阳光的琉璃珠。

  嗓音低低的,似温柔呢喃。

  “对你好,需要理由么?”

  …马蒂斯院长和研究员们数次登门拜访,求助云安安,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到底让云安安点了头。

  云安安愿意看在宫妄的面子上出手相助,不过宫妄却不乐意让他们这么轻易得逞,总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事才算过了。

  这一点上,和云安安看心情给人治病的习惯有些像。

  云安安进了研究院,巴特这个小尾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跟着进去给她当助手。

  云安安本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加上她医生的身份,更让她多了层优势。

  不出一周,改良版的延缓细胞衰化药物就被研制出来了。

  此事事关重大,老陛下将这件事交给了宫妄,让他尽快把药物送到聚集点去,给那些传染病人服用。

  为了更好的观察那些病人服药后的症状和反应,云安安也跟着去了。

  她研制出的药物不像其他药物,要等上一年半载才能看出有什么缺陷。

  几乎是有什么问题,一周内就能看出来。

  聚集点里的传染病人太多,研究院日夜兼程地制作解药,也还有大部分病人没有分到。

  云安安让人把情况严重的病人隔开到一边,先用针灸为他们缓解症状。

  宫妄站在不远处看着在病人中穿梭的云安安,视线一错不错,随着她而移动,久到连自己都未曾察觉。

  “殿下。”

  白岐走到宫妄身后,压低声音汇报:“中心城那边传来消息,六皇子没有在他母亲亲戚那边出现过,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现他的行踪。”

  也不知道他躲到了哪里,居然一点踪迹都没留下……“啊!”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惊呼声。

  宫妄抬眼看去,眼底倏然泛开一层猩红,大步走向那边。

  云安安本来在给一个孩子测量体温,刚伸出手去,浑身裹在脏袍里的男人突然扑上前来,在她的手腕上重重咬了一口!牙齿用力咬破了她的血管,血丝溅出,云安安的脸色顿时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