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16章 妙不可言的妙

作品:不吉唐宁|作者:意迟迟|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6-11 13:18:40|下载:不吉唐宁TXT下载
  呼吸声伴随着话音平静下来。

  她往后靠了靠。

  背抵在树干上,像扁舟终于靠了岸。绵软无力的身体,重新有了支撑。她微微仰着头,用眼角余光瞄着自己来时的方向。

  一片葳蕤。

  很平静。

  比想象中还要来得平静。

  有树叶落下来,被风吹得打个旋儿,又飘起来。

  一切都很寻常。

  寻常到和她原先想象的很不一样。

  她靠在树上,把目光收回来,看向栗先生。年轻男子干净的面孔,看起来比人还像人。明明她心里已经认定他是妖怪,又听了许多山上妖怪吃人的传言,但她此刻看着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莫名的,竟然还有两分心安。

  她垂眸道:“我不会下山的。”

  栗先生闻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问:“为什么?”

  她低了低头,望着自己的肚子。看起来并不太圆,凸起的地方有些尖尖的。她轻声道:“有人想要我的命,我没有地方可去。”

  栗先生面上露出苦恼之色:“既然有人想杀你,你躲在山上又有什么用。”

  “一座山而已,你能上来,别人也可以。”

  她摇摇头,不赞同他的话:“人人都觉得山上有吃人的妖怪,轻易不敢靠近,他们不会相信我有胆子孤身上山。”

  栗先生听了这话,开始唉声叹气:“你不过是胡猜……”

  她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声音更轻了,显然没有什么底气:“那、那就让我在这留一日行不行?”

  栗先生的视线落在她的鞋子上。

  乌糟糟的样子,已经看不出鞋子原来的颜色。

  右脚鞋头还开了缝,露出一点脚趾头。

  上面的皮破了,血肉模糊的。

  他已经漫到嘴边的话,又落了回去。

  耳畔风声呼啸。

  他听见她说,我叫阿妙,妙不可言的妙。

  栗先生闭上了眼睛:“万一,我说万一有人上山来找你,怎么办?”

  阿妙手撑着地,试图站起来:“不会的。”

  栗先生指指她隆起的肚皮,皱眉道:“这孩子,总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

  阿妙闻言,咧开嘴笑了一下,笑得不大好看,像是不知道怎么笑。她迟疑了下,决定如实说。

  “他爹就是想要我命的人。”

  ……

  她从小就喜欢他。

  长大了,两家说了亲。

  她成了新娘子,甜甜蜜蜜,也是恩爱过的。

  谁知才过了一年,他就爱上了别人。过去的柔情蜜意,全成了年少不知事。他连爱过她这件事,也不愿意承认了。

  阿妙想不通,一个人冷漠起来,竟然可以这样无情。

  次月,他就要休妻另娶。

  阿妙想,好的,可以,再见了您。

  想她貌美如花又青春,还怕没人喜欢么。

  她收拾了行囊,转头就要走。父母兄嫂嫌弃她,也没关系,大不了她赁间破院子,自己一个人过活。

  可没想到,临出门,她吐了一场。

  天昏地暗的,直吐到两眼发黑。

  有婆子瞧见,连忙拦住她。大夫一来,哦,恭喜太太,有喜了。她胃里本就翻江倒海,一听这话更是直冒酸水。

  喜个龟孙子。

  她抓起包袱就往门外走。

  可门外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老婆子,一左一右,拦住了她。

  他过来一看,将才写就的休书一撕,不作数了。不过他喜欢的女人还得要,于是另娶变纳妾,那姑娘倒是也愿意。

  只有阿妙,天天吐。

  吐得三天便瘦脱了相。

  这鬼日子,她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但娘家嫂嫂来看她,进门便开始劝,这年头,男人纳个妾,算什么?再寻常不过的事,让她千万不要闹脾气。何况她如今有了身孕,便是丈夫不提,也该主动给他寻个人照料起居才对。

  她没主动提,已是不像样,不算好妻子。

  嫂嫂口沫横飞说了一大通,等到要走,还不忘叮嘱她,不要给钟家丢人。她这个时候有了孩子,是天大的幸事,是祖上行善积德庇佑她。

  要不然……

  嫂嫂撇撇嘴,示意她看西跨院。

  那里头住着的,是新晋的周姨娘。

  阿妙差点被休的事,他们都知道。

  嫂嫂说,你要听话呀。

  阿妙闻言,白眼差点翻到后脑勺。他喜欢上别人,原来是因为她不听话。成亲前,他说好不会纳妾,如今说话不算话,也是她的错。

  真是笑死人。

  阿妙说,她要和离。

  嫂嫂立刻瞪大了眼睛,一副要生吃她的模样。

  蠢货!

  她拂袖而去,转头就让阿妙她爹写了信来骂阿妙,让她便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阿妙嗤之以鼻,撕了信。

  转过头,艳阳高照,她去了西跨院。负心汉搂着周姨娘。一个英俊,一个美貌,真是绝配。阿妙双手叉腰,看着俩人,微笑道:“来吧,让我成全你们,做个姨娘有什么意思。”

  周姨娘听见这话,眼睛开始发亮。

  负心汉倒是脸色铁青。

  他丢下周姨娘,拽着她回了屋子。

  和离?

  门也没有。

  她肚子里的,可是他的孩子。

  就连下人也来劝阿妙,太太,等生下小公子,老爷就会回心转意的。

  阿妙恶心的吃不下饭。

  镜子里的人两颊凹陷,已是一朵快要凋零的花。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仍然茁壮地成长着。

  真是可怕的小东西。

  知道她不想要他,也不爱他,便拼了命的长大,告诉她,他想要活下去。

  感受到胎动的那一天,阿妙认命了。

  她的脸色,随着胃口的好转一并恢复了生机。

  第二天,负心汉来看她,将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问她,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她笑眯眯地听着,心里却盘算起来。

  等孩子生下来,该怎么带着孩子一起离开。

  她以为,还是让这男人和周姨娘一起白头偕老比较合适。

  可第三天,负心汉又来了。

  俩人面对面坐着吃饭,阿妙越看他,越觉得倒胃口,饭都少吃了一碗。到了夜里,她辗转反侧,饿得爬起来找点心,可找遍了也没有找到。

  这狗男人,下午来时,吃光了她喜欢的糕点。

  阿妙气得一晚上没有睡好。

  没想到,翌日一早,狗男人又上了门。

  阿妙脸还没洗,他已经越过屏风走过来,一巴掌扇在她脸上。